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与舞

时间:2018-09-06 风与舞(第一章)相遇
在一个在夏天的夜里,公园里阿风坐在草地上望着天空发呆,眼神里充满着落漠灰暗。自从三年前父母因车祸过世后,阿风就一直都过着放纵的生活,他用父母留下庞大的保险金和遗产沉迷于酒色之中。
当年接到父母出车祸的消息,阿风急忙赶到医院去,但是等待他的是两具冰冷的尸体,十八岁的阿风看着父母的尸体,没有流半滴眼泪,也没说半句话,看在旁人的眼里都认为他是冷血无情。而最不能被亲戚所谅解的是,当阿风继承保险金和遗产的当晚,他就找一个妓女挥别守了十八年的童贞,开始过着别人眼中公子哥儿的生活,在亲戚的眼中除了冷血外,又多了败家子和不孝子的名声。
阿风呆呆看着天空,回想着过往,突然他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他好奇的环顾四周,想看香气是哪来的。香气是从一名女孩的身上发出的,当阿风一眼看到那女孩时,有一股前所未有的悸动。她长很古典,似乎像是古代的美女穿越时间的通道来到现代里,她年纪大概十八岁至二十岁之间,一头乌黑的长髮顺着肩膀滑落在腰际,清秀的瓜子脸上有着一双水灵的眼睛、小巧的鼻子、樱桃小口、脸上清清淡淡,没有上任何的妆,皮肤看起来水水嫩嫩的,白色的连身洋装外套着一件淡紫色镂空的披肩,让人有一种很飘逸的感觉。
少女似乎感受到阿风的眼光,她朝向阿风这边走来,少女的声音很柔和很美那是阿风所听到最好听的声音。
少女平静的道:「原来是你啊!」阿风很纳闷的道:「我认识你吗?为什么你……」还没说完,少女摇摇头,接着说:「不认识!不过你愿意当我的第一个男人吗?」阿风吃了一惊,这么现在的女孩那么的开放?!不过想想,现在蛮流行援助交际之类的,这个女孩会不会也是啊?不过这女的还真美,全身散发出一股高贵的气质,不像是做这种工作的。不过外表和感觉都是会骗人的,阿风也不是没有跟这类的女孩做过。
阿风有点失望的道:「你开价多少?」阿风心里非常的希望这少女不是做那种援助交际的女孩。
少女一手环抱着腰,一手捂着嘴,「噗」的笑了一声,微笑着摇摇头,阿风看到少女的笑容,差点失了神。
少女淡淡的道:「钱!对不起!你可能出不起这个价,因为我认为我是无价的。还有,我不搞援助交际的这类的,我只有对一个男人有兴趣,而那男人就是你。怎么考虑好了吗?愿不愿意当我第一个男人?」阿风有一种放心的感觉:她不是那种女孩。
阿风微笑道:「那你就是我的啰?」少女摇头道:「没有谁是谁的,每个人都是属于自己,甚至任何生物,包括花草树木都一样;只有人的命运一半是属于自己的,另一半则是属于上天的,并且是交于上天所安排的。走吧!看是要到你家还是我家,或者是旅馆,不过决不能在车子里或这里,我不想我的第一次那么的随随便便!」阿风有听没有懂,突然一阵冷风吹来他打了一个冷颤,深夜昏暗的公园脑海想到一个念头,顿时阿风有点感到害怕:会不会是遇到……?
想到这里,女孩看着阿风逐渐苍白的脸突然笑了起来,道:「放心,我不是鬼。你看,我有脚和影子啦!我叫沈紫舞,你叫我小舞就好了。怎样,决定好了吗?是要来我家还是你家,或者是汽车旅馆?」阿风听到小舞说破了自己的心中所想的,不由的尴尬起来,他有不好意思的道:「这……」小舞道:「怎么,你还在怀疑我吗?对了!放心好了!我不是像仙人跳之类的骗局,或者是想坑你钱的职业妓女,只不过是我顺应着上天所安排的另一半命运而已。」被看透心中所想的阿风直觉的认为,这个长得像仙女一样的少女不简单。阿风道:「就去你家吧!你家方便吗?对了,我叫……」说到这阿风顿了一下,想了想还是不要说真名好了,阿风接着道:「阿风就好了!那我可以叫你小舞吗?」小舞看了看他,然后笑笑道:「可以啊!刚刚我不是有说,叫我小舞就好了吗?还有,我是一个人住的,看你的年龄好像比我大几岁,我看我还是叫你风哥好了。可以吧?风哥!」阿风心惊,刚刚小舞看了自己的那一眼,好像看透他的想法似的。
阿风点点头,开口道:「你真的要跟我……」还没说完小舞就道:「上床!刚刚我不是说过,我是顺应上天所安排的另一半命运吗?」阿风疑惑的道:「命运?」阿风还是听不懂,不过只要可以跟美女上床就好了。
小舞喃喃的道:「有一天你会懂的!」
风与舞(第二章)初夜
小舞是住在不远处的一间二层楼的透天洋房内,小舞住在二楼,整个二楼就是一个房间,所以非常的大,房间是漆成淡淡的粉紫色,地上铺着淡绿色的绒毛地毯;阳台是用落地窗给隔开,阳台上种着许许多多的花卉;一张双人的弹簧床摆在中间,床单、枕头和棉被都是粉红色的,上面有着Hello Kitty的图案,床头上摆放上次某速食店所推出二十只一系列的凯蒂猫;衣厨和梳妆台是同色系的茉绿色,靠近阳台的地方放着一张安乐倚,旁边有一个小茶几,上面合着一本未看完的爱情小说,床的正对面是一台平面的电浆电视。
「电视都用电浆的!」阿风心想,这女孩好像很有钱的样子。
不过让阿风觉得讶异的是浴室,整个浴室是用透明的玻璃和门跟房间给隔开来,在外面可以一清二楚看见里面。当阿风进到小舞的房间内,第一个感觉到很轻鬆、很舒服,有种温暖的感觉。
小舞对着阿风俏皮的眨了眨美目道:「风哥,你是第一个进来我房间的男人喔!我父母亲和朋友都没进来过,最多我都只在楼下招待他们,因为这里是我。
的。禁。地。喔!」阿风道:「能受到小舞小姐如此青睐,那真是太荣幸。」小舞笑道:「不是吧!我看是想到等会能跟我上床真是太高兴了吧?」小舞一边说着,一边将阳台的窗帘给拉拢起来。又被看穿了,阿风红着脸尴尬的笑了几声,心想:这女孩实在够恐怖了!
小舞将披肩给拿了下来褂在衣架上,接着将背后的拉炼给拉下来,白色的连身洋装顺着小舞的曲线滑了下来,里面是一件白色丝质的半透明衬衣,隐约的可以看到里面玲珑有致的身裁;粉红色的胸罩包覆住浑圆而饱满的乳房,三角裤的中间甚至可以看到淡淡的黑色,白析修长的双腿。阿风看呆了,脑中只有一个名词--「完美」,完美的女人,全身找不到一丝丝的缺点,加上看似吹弹可破的水嫩皮肤,白里透红,整体看起像一座由白玉雕琢而成的美人。
小舞感受到阿风眼中传来的目光,脸上感到一阵燥热,她羞羞的低着头走向阿风,一双纤纤玉手笨拙的解着阿风的钮扣,红红的脸蛋依旧低着。阿风任由小舞脱他的衣服,不久阿风只剩下内裤而已,男人的象徵早已昂然挺立,让内裤成了一个小小的帐篷。
小舞娇羞的抬起头来,水灵的双眼正好对着阿风炽热的双眼,她垫起脚来,双手搂着阿风的脖子,慢慢的闭上了眼。阿风低着头,轻轻的吻着小舞柔软的双唇,接着他熟练的用舌头撬开紧闭唇齿,将舌头伸进小舞的嘴里,小舞生涩的用舌头回应着。
阿风一手搂抱小舞的细腰,轻柔的将她拉向自己,另一手则贴在柔软有弹性的臀部上,轻轻的将她下半身紧紧的靠在自己的慾望上,阿风拉开小舞衬衣的肩带,衬衣滑落在地上,阿风熟练的将内衣顺道也给脱掉。
阿风看着雪白的双乳讚道:「好美啊!」小舞羞红着脸,双手赶紧环抱在胸前,阿风用手轻轻拉开小舞的手,然后抱起小舞走到床边,轻轻的将她放在床上。阿风轻轻的揉搓着小舞的乳房,接着他低下头吸吮着粉红色的乳头,小舞感到一阵电流通过,她发出轻微的呻吟声。
阿风的另一只手伸过去小舞的另一个乳房,以画圆圈的方式轻轻的按摩着,并且手指头不停的挑逗着乳头,阿风的舌头灵活的逗弄着坚挺的乳头,并配合着手揉搓着,且交互的吸吮;阿风另一只手温柔地抚摸小舞的身体,阿风的指甲若即若离,非常轻柔的碰触小舞光滑的肌肤,轻柔的由下而上,接着再由上而下来回的游移着。
他轻轻拨开小舞的髮丝,从耳朵的后方用同样的方法移到肩膀,然后由手肘到胳肢窝,沿着内侧缓缓触摸着,然后从小舞膝盖往大腿的内侧移动,阿风轻轻的将小舞的双腿分开一点点,手掌轻附在小舞双腿之间,中指隔着内裤轻轻的揉搓着。
小舞受到刺激,本能的将双腿合拢,但对阿风的动作没有影响,他轻柔的移动着中指,温柔的爱抚着。慢慢的由指尖感到内裤有点湿,阿风开始慢慢的往上亲吻,阿风朝着小舞的耳朵轻轻的吹气并轻声道:「小舞!都已经湿了喔!」小舞一听羞红了脸,阿风又接着道:「小舞!你好美!我想要你!你是我见过最美的女孩!给我!」小舞听得意乱情迷,胸口一阵火热,小舞轻轻喃着:「啊啊……风……我已经……」阿风道:「受不了啦?小舞的肌肤是那么润泽有弹性,全身都散发着迷人的香味,肤色泛红,十分红润……」阿风一边说着,一边温柔的替小舞褪去内裤,小舞那雪白完美无暇的身躯看得阿风无法眨眼。
小舞羞涩的道:「不要看……感觉好羞耻……」阿风轻道:「小舞真的好美!!」阿风脱下内裤,小舞第一次看着全裸的男性,脸又红了起来。阿风发现这女孩很容易就脸红,红通通的好可爱喔!阿风拉着小舞的手靠向自己坚挺的肉棒,小舞轻轻的握着,小舞感到握住的瞬间有些跳动,她轻轻的吻了龟头一下,阿风有点快忍不住了。
这时小舞放开握着的手躺在床上,双脚张开、膝盖抬起,準备迎接她第一个男人,但阿风却将头伸入两腿间,稀疏的阴毛微掩着一条粉红的细缝,细缝上有着晶莹剔透的水滴,「好美!」阿风忍不住讚道。
阿风伸出舌头由细缝的下方往上舔去,小舞全身震了一下,不由自主的呻吟一声;阿风轻轻拨开细缝,他闻着,发现小舞有着淡淡的清香;他开始挑逗着小舞的蜜穴,阿风舌尖轻点轻触阴蒂顶端,然后用舌头从阴蒂下面向上挑动,左右拨动,有时便用舌头轻压。
「啊……啊……风……啊……啊啊……嗯……我已经……啊……」小舞呻吟着。
阿风看小舞的身体已经準备好接纳自己的肉棒了,他起身用坚挺的肉棒抵住小舞的蜜穴,阿风深情的眼神看着小舞温柔的道:「小舞给我!让我疼你!」小舞点点头道:「风--温柔点--我怕痛--啊……痛!!」一得到许可,阿风的肉棒一下子就插入小舞的蜜穴中,小舞因疼痛紧抱着阿风,阿风没有再有进一步的动作,他亲吻着小舞安抚着,看着小舞紧皱的眉头,他心疼的道:「小舞!对不起,弄痛你了!还痛吗?」小舞摇摇头道:「不痛了,风……你可以不要顾虑我!开始吧!让我成为真正的女人!」阿风温柔的道:「小舞……」阿风怕小舞受不了,强忍着慾望只缓慢的抽动着肉棒,小舞强忍着疼痛迎合着阿风。
阿风发现小舞痛苦的样子,心中有些不捨,只不过是跟一个初次见面的女人发生一夜情而已,为什么会有不捨的感觉?
他更缓和的动着,有时更会停下来,看到小舞舒服些才又开始,最后看到小舞非常痛的样子,实在是心疼,又想起自己有……阿风缓缓的抽出肉棒,起身走进浴室,然后拿着一条热毛巾,他抱起小舞,温柔的擦拭着小舞大腿内侧的血渍道:「今晚不要了。」小舞依偎在阿风的身上道:「好感动喔!这是你第一次为女人这样做吧?」阿风点点头道:「没错!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虽然我们今天才刚认识,但是你愿意嫁给我吗?」小舞摇摇头「对不起!我不能嫁给你!」阿风失望道:「是吗?那我是否有荣幸还可以再来这里吗?」小舞在阿风的怀内点点头道:「看在你这样体贴的份上,当然可以!下个星期六晚上一样在那公园等我可以吧!」阿风道:「为什么?直接过这边不好吗?」小舞坚持道:「不行!还有,要是我没找你,你不可擅自跑来。」阿风有点生气的道:「为什么!好像是我专门为你取乐似的。」小舞赶紧道:「我没这个意思!如果你还想跟我在一起就听我的。好吗?」阿风点点头道:「算了!我想我可能已经栽在你手中了!那让我今晚可以留在这里可不可以?」小舞点点头。
第二天早上,阿风醒来发现小舞不见了,正要起身,小舞围着浴巾从浴室走出来,小舞道:「风哥!你醒了啊!你先洗澡,我去做早饭。」阿风起身走向小舞,他轻抱着小舞深深的吻着,小舞回应着,过了一会阿风才不捨地离开小舞的唇。
阿风道:「还痛吗?」小舞回答「不痛了,不过现在不能给你。」说完小舞轻轻推开阿风,然后将他推进浴室,小舞娇声道:「你快点洗,我要去弄早餐了。」说晚就把浴室的门给关了起来。
阿风呆呆的看着门外的小舞,心里非常的懊悔:为什么昨晚不狠下心来!
风与舞(第三章)过往
阿风总算挨到星期六的来临,这几天阿风想找女人发洩,但只要跟女人在一起,脑海就浮现出小舞的身影,让他感觉好像有背叛的感觉,结果从小舞离开自今阿风都没碰过任何的女人。
阿风在公园等着小舞,这时他远远看到身穿着粉红色旗袍、裙摆开到大腿部份,走起路来忽隐忽现的身影,公园所有的人,不管男性或女性都把目光集中在小舞身上,心中都道:好漂亮好美的人喔!
看到小舞缓缓走来,阿风兴奋的冲过去搂着小舞当场吻了起来,顿时公园内所有未婚的男性都哀声痛苦起来!心道又失去一个好机会。阿风不理会四周无数杀人的眼光,他将下半身轻靠向小舞。
小舞感受到阿风的坚挺,她红着脸轻轻推开阿风,小舞羞涩的道:「风哥!
好丢脸!有人在看啦!」阿风道:「看就看,有什么好丢脸的!」阿风搂抱着小舞的纤腰往小舞的家走去,公园里除了已结婚的人外,其余又再度哀号着!
路上阿风道:「小舞,你好像越来越漂亮了!」小舞骄声道:「贫嘴!」阿风赶紧道:「怎会!今天你比上次见到时多了一点成熟女人味。」说着说着,阿风的手滑到小舞丰臀,小舞也没阻止,并且顺势将上半身轻靠在阿风的身上,柔软的乳房轻压着阿风的手背,阿风就快忍不住了,好在小舞的家快到了。
一进小舞的房间,阿风一手紧搂着小舞的细腰,一手将小舞的下半身紧靠自己的慾望,他热情的吻着小舞,小舞双手紧抱着阿风将身体紧贴着他,回应着阿风的吻,两人的舌头互相交缠着,交流着彼此的津液。
阿风轻啄着小舞的耳垂道:「小舞!我好想你,我要你!给我!」小舞轻喃道:「风……我也是……啊!」阿风的手已经伸进小舞下摆内,轻柔的用手指爱抚着内裤中央的细缝。
阿风和小舞两人全身赤裸,躺在床上纠缠着,阿风的手来回爱抚着小舞的身体,柔软的乳房、白里透红的肌肤、白晢修长的双腿,每一处都是天地间最完美的艺术品,阿风添着手指上小舞的蜜汁道:「小舞!你看都已经湿成这样了。」小舞顿时脸红得像苹果似的。
阿风吻遍小舞每一寸的肌肤,慢慢地,小舞光滑的肌肤透着发情的粉红色光泽,阿风轻拉着小舞的手握着自己早已坚硬挺起的肉棒道:「小舞,带我进去你温暖的身体里,让我爱你!」小舞的手轻柔的引导着阿风,终于两人再度紧紧的结合在一起。
阿风问道:「小舞!还会痛吗?」小舞摇摇头道:「早就不痛了,感觉好好喔!想到小风在我体内,就觉得有一种幸福的感觉。」阿风柔柔的道:「小舞的体内好温暖、好舒服……」说着就开始扭腰抽动,小舞的身体顺着感觉迎合着阿风,没有初次的疼痛,每一下冲击都带着小舞爬上高峰。
小舞呻吟着:「风……啊……啊……我……我已经……啊……」阿风道:「受不了……小舞还不行……我相信你还可以……」阿风不断的冲刺着,终于小舞到达人生的第一次高潮,但是阿风好像还不满足,他持续地来回进出小舞的体内,不久小舞又到达高潮,整个床单上都是两人的汗水和小舞洩身的汁液。大量透明的液体由两人的接合处不停地涌出,小舞的长髮因汗水而湿透,紧黏在雪白的胸脯上和背上,一次又一次的高潮袭击着小舞的意识,最后小舞在又一次高潮下昏了过去。
良久,小舞渐渐恢复意识,阿风背靠在床头坐起,小舞趴在他身上,阿风轻搂着小舞,眼中充满不捨,小舞发现阿风还插在自己的体内,毫无消退的迹象,她惊道:「我们刚刚……」阿风无耐的道:「做了两个多小时,你累得昏了过去。小舞对不起,我没有告诉你,我有异于常人的持久力和体力,医学上叫」不洩「,是一种病。曾经跟我在一起的女人都受不了而离开我,最后我都一次找三个才能应付我一个晚上,这样你还愿意跟我在一起吗?」小舞用不捨的眼神看着阿风,明亮的双眼有着泪水,她紧抱着阿风道:「愿意!当然愿意!很痛苦吧!不要顾虑我……风……」阿风道:「小舞,其实我有看过医生,医生说可能是心理因素造成的。」小舞不解道:「心理因素?」阿风就将自己的糟遇跟小舞讲:「其实那时我看着爸妈我很想哭,但是不知为什么我就哭不出来,亲戚都说我冷血,各种流言都带给我压力。当我继承父母的遗产和保险金后,唯一的念头竟然是找一女人发洩,很没天良又可悲吧?我犹记得那女的走前大叫:」你这个有病的变态妖怪!「……」小舞用唇堵住阿风的嘴,然后激动的道:「不……不要再说了……我会承受得住……风……尽其发洩吧!……将你所有的悲和苦发洩在我的身上……因为这是上天给我的命运……与你相遇解救你……来吧!风……」阿风的泪水缓慢的流下来,他紧紧抱着小舞,小舞也抱着阿风,体内的肉棒再度抽动了起来。
时间一分分的过去了,小舞的体力早在一次又一次的高潮中流失,他们下午开始做到黄昏,小舞数度累昏了过去,但小舞没有放弃,她说一定要阿风得到满足。小舞紧缠的阴道不断刺激着阿风的肉棒,壁内的嫩肉紧贴着阴茎,阿风开始感到有射精的冲动。
终于在小舞的一次高潮中,阴道内的嫩肉不断强烈收缩、颤动,将阿风带向高潮,大量的精液射进小舞的体内,肉棒抽搐着将精液射进子宫中。
小舞虚弱的道:「风……终于……」还没说完就昏睡过去,阿风也累得抱着小舞睡着了。
风与舞(第四章)结束
阿风和小舞醒来已经是隔天早上,小舞趴在阿风的身上道:「从今天开始都陪我一个星期好吗?」阿风喜道:「为什么不行?不过我怕你承受不了。」小舞道:「放心,你看我不是一个人就可以应付你吗?难道你还想……还想每天晚上三个……」说到最后,泪水就在眼眶中打转。
阿风轻拂着小舞的髮丝道:「我发誓以后都不会再碰别的女人。」听了阿风的保证小舞才破涕为笑,两人的慢慢的靠在一起,快接触时,「咕噜!咕噜」两人的肚子都发出声音,两人对视了一下都笑了起来,原来两人从昨天下午到现在都没吃东西,肚子发出抗议之声!
阿风道:「走吧!去吃东西!」说着就抱着小舞走进浴室内,温柔替她清洁身上两人爱的痕迹……
小舞围着一件浴巾坐在梳妆台前,由阿风帮她吹乾秀髮,小舞轻喃道:「真希望能永远这样……」阿风道:「什么?」小舞道:「没什么!等下不要出去吃了,你尝尝我手艺如何?」阿风道:「好啊!」两人就这样在一起一个礼拜,每天晚上两人都不断的缠绵着。可能心理的问题得到释放,一星期后时间已经从几个小时缩短到一个小时左右了。
往后每个月小舞都会跟阿风连续在一起七天,就这样过了三个多月。这天又是第七天,阿风和小舞经过一番翻云覆雨后,终于在小舞高潮时阿风将精液射到小舞的体内。今天小舞在快结束时采上位式的,所以在高潮过后她累趴在阿风的身上喘息着。
稍作休息后,小舞道:「如果有一天我们要分开了……」阿风正要开口,就被小舞用手摀住嘴巴:「不要开口,听我说完。答应我,另外找个好女孩,忘了我,好好的过下去。现在普通的女人应该可以应付你的需要了。答应我!」阿风惊道:「你要离开我了?」小舞道:「我是说如果,答应我好吗?」阿风道:「好!但是我不会再找第二个女人,今生今世,我的心中只有你一个。」 「……」小舞无言。
今夜阿风不停的要着小舞,一次次的将精液发洩在小舞的体内……小舞也回应着阿风的索求。
早上小舞目送阿风离去,突然感到一阵噁心,一手捂着口,跑到屋内的洗手台乾呕起来。良久,小舞抬起头来,整个脸都是泪水,她喃喃道:「分离的时刻到了吗?」自从那天以后,小舞不再找阿风了,阿风也找不到小舞,他多方的寻找,但是奇怪的是怎样也找不到小舞的那间洋房。「难道那时她已準备离开我了吗?」这时他记起答应过小舞要好好的活着,于是他开始善用父亲所遗传的商业头脑,和十年间留下的钱,阿风排进世界十大首富的前五名。
十年来,阿风不断的找着小舞,但都没有消息。阿风这十年完全不近女色,整个生活重心都摆在赚钱和找小舞这两件事上,而赚钱的目的就是找小舞。
这天阿风站在总部的办公大楼顶层,隔着落地窗看着底下来往的行人,希望能够看到爱人的身影。突然一阵骚动,他转头,一下子震住了,眼前站着两名年约十岁的小孩,一个女的、一个男的;小男孩活脱脱是阿风小时候的翻版,小女孩有七分像小舞,两人之间似乎也有相同之处。
这时秘书赶紧跑进来,紧张的道:「对不起总裁,这两个小孩突然跑进来,我马上将他们赶出去!」说着正想要拉小孩出去,阿风大声道:「给我住手!」秘书吓得停止动作。
阿风口气平和的道:「你们要找我?」小男孩点点道:「你就是我父亲?」阿风一阵错愕,他颤抖道:「你妈的名字叫……」小女孩这时开口道:「沈紫舞!」这是阿风十年来不断寻找的名字啊!阿风颤抖的问道:「你们母亲在哪里?
为什么不来见我!」女孩道:「妈有交代说,总有一天你们会再见的。」阿风狂叫道:「会再见?!十年了,你还要让我等几年?」女孩和男孩默默的站在阿风身旁,这一对兄妹是双胞胎,确是小舞和阿风所生,小舞离开阿风时已经有了三个多月的身孕。男的叫忆风,女的叫恋舞,他们都没有姓,因为小舞不知道阿风姓甚叫甚,都只叫他阿风。
再十年过去了,当年的一对双胞胎也长大了,男的英俊非凡,有着高超的商业手腕;女的出落得婷婷玉立。
他们站在床前,而阿风一年前得到癌症,如今已经快死了,他看着小舞给他的两个孩子,他觉得今生无悔了。在临死前他似乎看到小舞来了,小舞全身散发出白色的光芒,她挥舞着背后的三对羽翼,像是来接他了,小舞对着风道:「我来了!风!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阿风死了,虽然只活了四十多岁,但他拥有今生最快乐的回忆。
**********************************************************************
后记:
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阿风跟小舞在我以后的作品中继续当我的男女主角,让他们搞搞师生恋、兄妹恋这类的,或者暴力的、同学的!哈!哈!真想乾脆只要图书馆有分类的都写,不过不太可能吧!
风与舞外传
发言人:迷
这一天阿风和小舞两人非常亲蜜的走在街上,照例阿风感受到四周传来无数杀人的眼光,每个男人都想干掉阿风,然后独佔身旁的美女。
阿风这时停下脚步,「怎么了?」小舞看着身边的阿风。
阿风看看周围不怀好心的人,这时他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想打我女人的主意,下辈子吧!」心中暗骂。
阿风突然抱紧小舞,小舞骄小的身躯紧贴在阿风的身上,胸前的柔软紧压着阿风的胸膛,四周顿时哀号声四起!阿风看得真是爽到心崁里去,但依阿风的个性,怎么可能怎么简单就放过他们?那太对不起自己了,他用非常温柔的眼神看着小舞,「你好美!」然后深深的一吻,似乎是在向人宣告:她是他的人,谁也不准动她的脑筋。
此时四周开始有人大叫:「天啊!快叫救护车,有人昏倒了!」 「这边也是!快一点来人啊!」 「他他……我要杀了他!」还有人蹲在地上捡着自己碎掉的玻璃心。
小舞看看四周,用着疑惑不解的眼神看着阿风:「他们怎么了?」阿风哈哈的大笑:「没什么!走了。」然后搂抱着小舞的纤腰往前走去,留下那些心碎可怜的纯情男生们在哀号着。
书店里小舞翻着食谱,想着晚餐要做些什么菜,这时她发现阿风不知跑到那里去了,「咦!刚刚不是还在这里吗?跑到哪去了?」小舞垫起脚,转着那颗小脑袋,用着美目四处寻找阿风的身影。
只见阿风跟一个女的在有说有笑的,小舞突然胸口有点痛,接着感到有些生气,虽然知道阿风很风流,但实际亲眼看到时,不知为什么就有点气。
小舞面无表情的走向阿风身后,跟阿风谈笑的少女看到小舞走过来,有些失神,「好漂亮的女孩子!从来没看过那么漂亮的的人!」少女心中讚美着小舞。
小舞这时站在阿风的后方:「风哥!是熟人吗?不介绍给我认识一下吗?」语气平静。
「喔!是小舞。来,我跟你介绍,她是……」阿风轻搂着小舞的腰,有点得意忘形,完全没有察觉到小舞的不寻常。
这个美若天仙的女孩认识阿风,而且看起来感情好像还不错的样子。此时少女的眼里闪过一道不怀好意的眼神:「我是阿风的床伴,小姐你也是吧!你应该知道的,阿风每次做那事都会找两三个女的一起来才能满足他,所以每次阿风想要时都会要我去找几个姐妹一起……小姐,那你每次都找几个跟阿风……」少女开始自我介绍。
「给我停……」阿风听到这里整个脸都绿了,他赶紧看看小舞,只见小舞脸色苍白,泪水不停的在眼里打转。小舞知道阿风的事,所以她知道,但是实际上由别人口里说出来又不一样,尤其还被当成……此时她的胸口好痛好痛。
「小舞,不要听她胡说,她是……」阿风赶紧解释。
「唉吆!阿风你怎么那么无情,有了新人忘了旧人啦……」少女继续。
「表姐,你不要乱讲啦!」阿风用吼的。
这时书店的人都往这边看,阿风赶紧赔罪,迅速拉着小舞和少女冲出书店。
速食店的一角餐桌上,阿风不停的向小舞解释:「小舞,她是我表姐,叫做悦兰,前年才从美国回来。学心理的,也是我从前的心理医师,所以她知道我的事……」悦兰坐在两人的对面,一边看着好戏一边吃着汉堡。小舞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两人,外表看起来差那么多,谁信啊!
阿风知道小舞的疑虑:「不要看她比我年轻,她比我还老,因为长得骄小,又是娃娃脸,所以实际年龄比我还大。你不知道,她每个月用在化妆品上……」 「死阿风,你再给我讲几句你试试看!」悦兰怒火高涨。
「真的?她是你表姐,不是你的……」小舞有点迟疑。
「对啦!现在你还不信啊?」悦兰一边说着,一边拉扯着阿风的头髮,阿风正不停的扳着悦兰的手。小舞看着他们的样子笑了起来,因为小舞在他们身上看到了亲情。
当悦兰要走时,她拉着小舞说要到化妆室去,要阿风在这里等一下。结果悦兰没有到化妆室去,她拉着小舞到没人的地方去,这时悦兰不再是刚刚嘻嘻哈哈的表情,取代的是一张严肃又有点担忧面孔:「小舞!老实讲,你跟阿风上过床没有?」小舞突然被悦兰如此问,羞红着脸低着头,不知该怎么回答。
悦兰看到小舞的反应,心中大概知道答案了:「小舞!我知道每次都和几个女的一起做,对你来讲很不公平,也可以说很侮辱,但是希望你能够谅解阿风,他那种病……唉!」悦兰说到最后歎了口气,本想继续说下去,小舞赶紧抬头:「跟几个女的一起做?没有啊!从头到尾只有我风哥两人而已……啊!」发现到自己竟然跟别人在讲自己和阿风的「床事」,小舞的头又低下来,而且更低了。
悦兰一听非常惊讶:「你是说,只有你一个人应付阿风那不像人的持久力和体力」小舞不好意思的用双手捂着脸,点点头:「刚……刚……开始……我承受不了,有几次体力不支都昏了过去。但是最近我们在一时……的时间越来越短,现在大概都只花四十至六十分钟左右而已……」悦兰看看小舞,然后把小舞的手给拉开,小舞整个脸红通通的像一颗苹果似的。
「小舞,我想可能是你替阿风打开了心结,所以阿风的病情和心境才有所改善,我真的要谢谢你。当初从美国回来时才知道阿风家出事了,辗转听亲戚们之间对阿风的排斥和厌恶,刚开始对阿风的行为也有所不认同,心想阿风怎么会做出那些事?在深入了解后才对他有所谅解。现在看到阿风现在如此快乐,心里才鬆了一口气,好好待他吧!」小舞听了悦兰的话沉默着。
「多吃一些增加体力的补品,晚上才有体力应付阿风。多主动点,大部份的男生都喜欢女生主动些。还有啊!采上位式就是女上男下的方式会很舒服喔!我和我男朋友都很喜欢这种姿势,还有背后式、侧位式……等等都不错,还有啊!
我还常常帮我男友口交,虽然说有人觉得很髒,其实才不会,也不想想那根最后还不是插自己的身体里……男生也常对女生口交,也没听他们喊髒。阿风也会对不对?」悦兰靠在小舞的耳旁小小声的说。
小舞听了后全身一阵燥热,整个脸比刚刚还红。悦兰看到目的达成,哈哈大笑。
回家的途中,小舞看着阿风、又想起悦兰耳边所说的话,脸又红了起来。
夜晚来临,阿风刚洗完澡,穿着睡衣,当然里面什么都没穿,一个月只能跟小舞在一起一个礼拜,他当然不会放过任何的机会。自从有了小舞后,他都不再碰别的女人,当然他要好好发洩。
小舞正在洗澡,他躺在小舞的床上看着电视等小舞出来,都已经上过床了,每次阿风都说想看她洗澡的样子,但她都因为害羞推说不要,每次洗澡都会把帘子给拉上。
「等下还不是被我脱光了!给我看看洗澡样子不好吗?」阿风轻歎,他多想验证古人所说的「出水芙蓉」是何等光景。
小舞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睡衣走出浴室,阿风关起电视準备要好好的疼爱小舞一番,却见到小舞拿了一个袋子走出房外,然后从门后探出一颗小脑袋:「等我一下。」然后又缩回门外,留下一脸失望的阿风。
小舞跑到楼下,拿出下午买的可以补充体力的饮料,她先喝三罐,然后又吃点东西,储存等一下要耗损的体力,然后带几份等下休息要吃的,接着到楼下客房里,从袋子里拿出一件粉红色大胆火辣的性感内衣,她脱下睡衣,里面当然一丝不挂,然后她穿上那件性感内衣。
她站在镜子前看到镜中的自己,她羞红了脸,大胆的样式,配上大量镂空的花纹,尤其是最隐密的私处更是没有遮盖,裸露在外面,「悦兰怎么给我这种衣服?觉得好丢脸喔!」小舞心里骂着。
早上跟悦兰要分开时,她从车子里拿出一小包东西,偷偷的塞给小舞:「这是我给你的,现在不要给阿风知道,晚上在穿让阿风惊讶一下。尺寸我想是刚刚好,我的眼光很準的。」悦兰神秘兮兮的,然后再从袋子拿出一本书。
「天啊!她怎么会看这个东西?」小舞的手抖动翻着小本的色情图片,一幅幅精彩的图片冲击着小舞的大脑,她觉得全身发热,更惨的是她发现自己的蜜穴已经开始有点湿了。不敢再看,她赶紧把书收好,然后套上睡衣、拿着吃的东西回到房间去。
等了好久的阿风看她拿了东西上来,以为是要他吃的,有些感动,可是小舞却泼他冷水:「那是我要吃的,没你的份!」要是给他吃了那还得了!阿风的心情跌到谷底。
小舞将东西放好后,将长髮绑成马尾,然后转身走向坐在床上的阿风,她轻轻的将阿风推倒,然后脱掉自己身上的睡衣。阿风看得眼睛差点凸出来,小舞怎么会穿那么性感的内衣!小舞坐在阿风的身上,她解开阿风衣带、拉开睡衣,她低着头吻着阿风宽厚的胸膛,然后往下,「喔!--」阿风呻吟出来。
小舞的小口已经含住阿风的胯下之物,小舞生涩的吸吮着,软软的肉棒在小舞的嘴里已然变成坚硬的巨柱,小舞用手轻轻的上下套弄着,小巧的香舌轻舔着龟头,小舞一只手伸入自己的两腿之间轻揉着自己的阴蒂,不久就沾满大量黏滑的蜜汁,小舞的脸因动情而呈现潮红。
阿风知道小舞已经準备好了,正要起身,但被小舞给推了回去,小舞用沾满着蜜汁的手握住肉棒,双腿张开跪坐在阿风身上,然后将肉棒前端抵住自己的穴口,双手撑在阿风的胸前,将臀部缓缓下沉,阿风看着自己的肉棒慢慢地进入小舞的体内,终于整根没入合为一体。
「啊--」小舞头往后扬呻吟一声,然后开始前后摆动着臀部,阿风的双手并没有闲着,他拉下小舞内衣,两颗浑圆饱满的乳房正不停的在晃蕩,他握住揉搓着,手指不停挑逗着粉红色的乳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舞很快的到达了高潮,大量湿热的液体由接合处洩出,小舞趴到在阿风的胸前喘息着,阿风感受着由阴道内紧缠嫩肉不停的抽搐所带来的快感。
第二回开始由阿风主攻,小舞躺在床上,双脚盘在阿风的腰际,双手紧抓着床单,阿风抓着小舞的细腰,一下又一下的来回奔驰在小舞的体内,每一次的深入都冲击着小舞的神经,每一次的结合都将小舞推上更高的快感。
「啊……啊……啊……啊……啊……啊……风……我……我……我已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在阿风一次冲击中,小舞到达高潮,大量的蜜汁宣洩而出,阿风轻搂着小舞,享受嫩肉抽搐所带来的快感。
当阿风正要拉开第三回大战时,小舞阻止阿风,指着桌上的东西:「风……
我饿了,我要吃东西!」小舞摆出天真的笑脸。
「小舞,等结束再吃好不好?」阿风哄着小舞,準备又再开始……
听了阿风的话,小舞的脸整个垮了下来,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不要……
哇……你都一直要……一直要,都不让我休息一下!啊--我不要啦--」小舞眼泪开始不停的流下。
「好!好!吃东西!我们休息一下。」阿风赶紧安抚着小舞,小舞才破涕为笑。
阿风想起来,但小舞像无尾熊似的抱着阿风。
「小舞……你不是要吃东西吗!怎么还抱住我不放?」小舞四肢紧抱着阿风:「抱我过去!还有是我吃不是你吃,你不用吃了!」阿风一脸错愕,心想罢了!罢了!他抱着小舞站了起来,「啊!」阿风站起来时,在小舞体内的肉棒抽动了一下,阿风好像挖到宝似的,他从床的另一侧下来,故意跳着脚,慢慢的绕过床走向放有东西的小桌上,小舞挂在阿风的身上,因跳跃而上下摆动着,阿风的肉柱规律的插着小舞。
总算挨到小桌旁,小舞已经又一次高潮,她搂着阿风喘息着,阿风抱着小舞坐在地上。平复下来时小舞薄怒:「你故意的,是不是!」随手拿起桌上一瓶饮料马上喝光,跟着又开始吃东西。
阿风耸耸肩,轻轻的将屁股往上抬,「你还动!」小舞轻轻槌了阿风一下。
总算吃完了,小舞心满意足的趴在阿风身上稍作休息。
「小舞!你怎么会有这件内衣?谁给你的?还有今天这么主动,都是谁教你的啊?」 「悦兰姐啊!」小舞抚摸着阿风的胸肌。
「该死,她竟教你这个!」小舞抬起头看着阿风:「不好吗?」 「这……」阿风无言。
两人再度开始开战,你来我往,整个房间内春光无限,少女的轻喘、呻吟、围绕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