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十章 龙耀天下

时间:2018-07-12 地面上厮杀无度,血气沸腾,天空中风云变幻,天地变色!
  根本无法分辨天空中激斗的身影,他们早就掩在云层深处,只闻亘古罕见的鏖斗之声,却不见他们真龙现身,直斗得是天地为之颤抖,却不知此种能力是何人所为。
  据后世史学家考证,当日大陆各地均明显感觉天地抖动,疑为地震作祟,谁也不曾想到那就是当日叶天龙率夫人与神族高手决斗所致。也许,这个秘密恐怕永远都随着天龙陛下最后的飞昇而湮灭了。
  也许是空中战得累了,在经过长达半天的厮杀之后,叶天龙一众又打回到地面。不过此时他们已远离地面战场,而是在一处山峦之上。
  叶天龙身后是玉珠、辛西雅和几名女神战士,艾琳碧丝身后则是神族那十数位神族和风之神殿的高手。
  众人相对而立,衣裙随风飘摇,倒是映出不少的仙家之气。
  叶天龙手中是那柄出入自如的宝剑,他指着对方,轻蔑的道:「斗了这么久,你们认为能够打败我吗?」
  艾琳碧丝冷冷一笑道:「别太自信了,我们不是没有準备!」
  叶天龙哈哈一笑道:「準备?就凭你们这群自称高手的不死怪物,方纔我不过是手下留情陪你们练练手,老子现在玩够了,接下来,就一个个取你们的性命!」
  「哈哈,你别忘了还有我们呢!」
  又是凭空传来一句女声,紧接着「嗖嗖嗖」从山坳之处窜出十几道黑影。
  待到对方在神族一侧立定,叶天龙拿眼望去,原来是月之神殿的圣女华柔带着一群黑衣魔族赶来了。
  「我就说嘛,这么重要的时刻,你们月之神殿和魔族怎么可能不来。说实话,我已经等你们很久了,接下来我就将各位一锅烩,灭了你们的元神!」叶天龙挑衅地说道,眼神中那道似曾相识的强烈杀气开始浮现。
  「别光是嘴上功夫,看招!」华柔冷笑一声,迅疾执剑向叶天龙击来。
  同时,双方人马也都再度行动,大部分依旧是过来围攻叶天龙,其余的则在对付玉珠她们。
  「你早该死,今天我叫你偿还青峰山的血债!」叶天龙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伸缩着手中烈焰闪闪的长剑迎向华柔。
  面对华柔劈空斩来的强力剑击,叶天龙丝毫没有避让的意思。他只是恶狠狠地盯着华柔,举起手中的长剑,逕直向她的颈部斩去,全然不顾即将击中他的利剑。
  所谓后发先至,虽然只差一丝便可击中叶天龙,但是望着叶天龙势大力沉斩击而至的长剑,华柔不得不收回剑势,以避让叶天龙这致命的一击。
  叶天龙要的就是这个机会,随着华柔剑势回收形成的空档,他连连向其击斩出三剑。剑剑可谓夺命,一下子就将华柔逼上了只能招架的境地。
  不过,好在叶天龙週遭有一群高手在伺机围攻,恰巧风寒和风萧二人合力击向叶天龙,他不得不撤势回防,因而让华柔得以喘息之机。如若不然,照叶天龙此等击斩下去,华柔恐怕不出五招便将毙命在他的剑下。
  「魔神之怒!」叶天龙长啸一声,顿时浑身腾起一团黑色光焰,眼睛里冒着黑色烈焰,挥动变成黑色光焰的长剑朝着密集集中在一起的那群黑衣魔族。
  只听得「唰唰唰」一片声响过后,接着便又听见那群魔人身上传来「噗噗噗」的放血之声,他们身上喷出如烟一般的血雾,下一刻便连一声惨叫都未发出便倒地而亡。
  看到这幅情景,无论是艾琳碧丝还是华柔,眼神中都掠过一丝惊惧,不禁暗自思忖道:难道方纔这家伙所言非虚,先前他不过是陪大家玩玩过过瘾,这次真的大开杀戒了?
  她们来不及多想,叶天龙在击杀了数名魔人之后,又将冒着黑色光焰的眼睛投向了她们。如若按照方纔他这般的攻击之法,恐怕在场众人没有一个能够活着离开。
  「都别藏着掖着了,大家联手召唤终极杀诀吧!」华柔焦急地喊叫一声。
  一句话,好似唤醒了活着的所有同伴。他们立刻变换队形,组成了一个日月造型。
  华柔与艾琳碧丝端坐造型中央,仗剑向天开始念诵起来。
  「……伟大的风之女神、尊崇的月之女神,吾以敌之鲜血召唤,解除千年的积怨吧,携起手来,赐予我们力量……」
  随着二女高声的唱诵,天地之间突然风云交集,狂风怒吼着在山峦之间舞动,大地开始不停地颤抖,一种诡异的颜色笼罩在天地之间,霎时之间让人感受到一种奇异的氛围在空气中瀰漫,好似马上就要天翻地覆了一般。
  众人都被这诡异的景象所震慑,飞沙走石之际都睁不开眼睛,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叶天龙此时身上所发生的变化。
  叶天龙方纔还全身包裹在黑色光焰当中,此刻竟然沿着原先黑色光焰的轮廓,不断有红白相间的光焰向外溢出。叶天龙本身好似变得呆滞,他就似一尊雕像般一动不动,任凭外界如何风云变色,他却什么都不知道。
  华柔与艾琳碧丝的念诵仍在继续,天地也变得一片混沌。一道无形的强劲气场铺天盖地而来,把这世间的一切都包裹在当中。
  「崩」的一声巨响,用天崩地裂来形容听到这个声音时的情景,一点也不夸张。
  巨响过后,天地之间突然闪过一道广裹无垠的洁白,紧接着一切恢复了平静,除却天地间那道强大的气场笼罩着一切之外,所有的东西都平静如初。
  这时,华柔与艾琳碧丝的念诵已经停下,所有人都惊愕万分地望着同一个方向。
  顺着他们惊讶得几乎呆滞的眼神望过去,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了叶天龙身上。因为他们看到了一幕匪夷所思的场景,任凭他们是神族、魔族,抑或两大神殿,对于眼前出现的这一幕情景都只能用震撼来形容!
  但见叶天龙张开双臂,以俯视万物的神情望着众人。而在他的身后,好似从他身体里发出来的三道光芒,形成了三个不同的人影。
  艾琳碧丝和神族高手率先做出反应,虔诚地跪了下去。紧接着,华柔和月之神殿一众也俯身跪了下去。最后,仅存的几名魔族也呆滞着跪了下去。他们未敢发出一丝声响,好似生怕对他们跪拜的对象造成不虔诚的印象。
  原来,细看那叶天龙身后的三个人影,为两女一男。两各女子可谓有着一副惊世骇俗的美貌,她们长相相同,区别不过是一位身穿红衣,而另一位身穿白衣。男子则披散着一头黑髮,身着一套宽大的黑袍。
  细心的人,可能已经知道这三人是何方神圣了。没错,他们便是被创世神封印在九炎天脉当中的风月两大女神之灵,以及误打误撞被禁制在当中的暗黑大魔神之灵。
  难怪众人要跪拜了,这三位神灵不就是他们千万年来一直信奉的神灵吗?风之神殿和神族以正义的风之女神为信仰,月之神殿及魔族以所谓邪恶的月之女神和暗黑大魔神为信仰,这么多年来两大派势力互相争斗,此番三位神灵同时出现,就不知他们各自内心当中作何感想了。
  「姐姐,你我这么多年被禁制在九炎天脉之中,本以为我们各自的势力会按照我们的意愿发展,怎料如今却是这般情景,真是讽刺哦!」身着红色衣衫的月之女神首先开口说话,语气中透着数不尽的无奈与失望。
  「妹妹啊,其实你我都错了。什么正邪不两立,全都是可笑的虚伪,见到这幅情景,我真是无话可说了。」身着白衣的风之女神随即附和道,言语中透着参悟。
  「所谓正邪,它不就广泛存在人类的内心当中吗?反倒是他们,我觉得最好地处理了这方面的关係,你说是吗,姐姐?」月之女神又说了一句,可谓一语道破天机。
  风之女神领首笑了笑,算是十分认同月之女神的分析。
  「神主,神主既已现身,还请指导我辈繁荣神殿,将其发扬光大!」华柔忍住内心的恐惧,向月之女神祈求道。
  「你们野心不死,还想着统治人类,我劝你们还是回到老家,好好修身养性,从此别再涉足尘世为宜吧!」月之女神眼睛里透出隐隐的憎恶,但还是以十分平和的口吻说道。
  「神主……」
  华柔还想再说什么,立马被月之女神打断道:「好了,念你们也是遵从前任所为,我不追究你们的罪行已经很宽容了,如若还不知悔改,肆意妄为,届时落得个形神俱灭,再后悔就晚了。」
  华柔大气都不敢出,乖乖地跪在原地。她十分清楚,如果自己信仰的女神要惩罚她,她还有好日子吗?
  这时,风之女神一伸纤纤玉手说道:「对于你们神族,我却有话要说。你们的所作所为不仅仅是令我吃惊,如果说你们信仰我的话,那么我只能说你们的所为简直是对我的背叛。你们一向以正义自居,以刬除邪魔歪道为己任,可是你们的所作所为,哪一样是秉承了这样的主旨。你们贪心不足,不思进取,自以为是,甚至滥杀无辜,枉你们还带着神性。你们的所作所为,已经触犯神规,如果不惩罚你们,你们永远也不知道正义二字的含义!」
  听到神主这番话,艾琳碧丝和一众神族高手战战兢兢。
  按照神主的意思,他们此番是难逃惩罚了,对于神族而言,惩罚将意味着什么,他们比谁都清楚,怎能不害怕。
  风之女神接着道:「正邪本是相对而言的,过去我是不曾理解,所以才得到今天这个下场。但是如今我和妹妹均已参透其中奥妙,正邪本无分别,最根本的目的不过是使其二者融洽统一。谁敢说正义当中就没有邪恶,像你们滥杀无辜就是最大的邪恶,谁又敢说邪恶中没有正义,我们栖身的这个人类身上,难道表现得还不够明确吗?好了,我不再多说,关于对你们的惩罚,我决定……」
  「这些都是假象,我们不能上当,大家一起上,杀了她们!」一名神族高手突然打断风之女神的话,叫喊着冲杀而来。
  风之女神微微一笑,并未立刻採取措施。可是,当她看到跪倒在地上的人都纷纷响应,并且拿起武器準备进攻之时,她便轻轻摇摇头歎息一声,接着只见她长袖一挥,那名领头的神族高手应声倒地。
  众人刚刚一愣的功夫,便见那人像是冬天的冰块突然遇到高温一样,瞬间化为乌有。
  「你们也敢附逆,不想活了。」月之女神看见有两名月之神殿的人也欲攻击,同样一挥长袖,他们就跟那名神族高手一样,顿时化为乌有。
  看到这一幕,其他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立刻跪倒在原地,不停地祈求神主饶恕。
  风月两位女神对望一眼,闪现出一道失望的神情,正欲施法灭掉这群不知悔改之徒时,突然听得天空之中响过一声惊雷,接着天空突然白亮无比,映照得整个世界都好似处在一片茫茫的洁白当中。
  风月两位女神立刻收势,抬眼望着纯白无瑕的天空。
  「顺天之道,宇域清明,九炎天脉,降世真龙!」
  一道震慑人心的浑厚之音从天际传来,闻之令人神摇气蕩,叶天龙缓缓地抬眼望天,他感受到一股祥和的伟大力量抚摸着自己的身躯,好似要将他整个融化掉了。
  「创世父神?是创世父神!」风月两位女神异口同声叫道。
  蓦地,天空中洒下一道金光,紧接着一道巨大的金色身躯出现在半空之中。从地面仰望他的全貌,无疑是徒劳的,叶天龙只觉得他给人一股祥和的巨大力量。
  「创世神……」
  「竟然看到创世神!」
  「天哪!」
  ……
  众人纷纷低声议论着,竟然能够亲眼见到创世神,这是多么幸运、多么荣耀的事情啊!生活在风月大陆上的人们,虽然都耳熟能详于那个创世传说,然而谁又能亲眼目睹创世神的尊容啊,太震撼了!
  「我的女儿,你们终于参悟大道,父神替你们高兴!」创世神响彻天际的浑厚声音再度传来,听来却是那般的柔和与慈祥。
  「多谢父神的点化,女儿铭记!」风月两位女神躬身施礼道。
  「你们已经通过磨难,从今往后,你们便可永列神职,大道而化了。」创世神缓慢且又充满欣慰地对女儿说道,可以想见他此刻的表情就是一位父亲的疼爱之情。
  「再谢父神大人!」两位女神再次施礼恭拜道。
  「来吧,你们的苦难到此结束。」
  创世神轻轻一伸手,两名女神瞬间便从叶天龙的身体里腾空而起,由起初的光影之相渐渐变得充实,看来她们是形神合一了。
  飞昇而上之后,两位女神就似两只小鸟,落在了创世神巨大的手掌之上。
  「真龙降世,宇域清明,神归神界,魔归魔界,人神魔分,寰宇清平!」
  创世神说完,那些神族、魔族突然全部消失。
  叶天龙听明白了,至此,创世神将人神魔彻底分治,以后不再有类似混沌的局面了。
  而当所有神魔人都瞬间消失,各归其界之后,玉珠、月如、辛西雅及几名女神战士发觉自己却依旧安然无恙站在叶天龙的身后。
  月如不免惊讶道:「创世神,为何我们还留在此?」
  经月如如此一问,叶天龙也才缓过神来紧张道:「创世神,您可不能把她们也带走啊!」
  创世神发出一声长笑道:「我先问你,天龙,你真的捨不得她们吗?」
  叶天龙头点得跟捣蒜一般,慌不迭地应道:「当然,我永远都捨不得她们,她们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试问创世神,您能捨弃您的生命吗?」
  创世神不置可否,改问玉珠几人,「你们是愿意回到本来的世界去,还是愿意留在天龙身边?对了,告诉你们,如果选择继续留在这里,你们都将变成普通人,既没有长生不死的寿命,也不再有任何神族法力。想好喽,你们可愿意么?」
  「创世神,我们愿意留在这里,陪伴在天龙身边。」几乎没有丝毫的考虑,几女异口同声回答道,同时高兴地看了叶天龙一眼。
  「真的不后悔吗?」创世神再问了一遍。
  「不后悔,只要能陪伴在天龙身边,我们就满足了。」大家又是异口同声地答道,眼神当中是那般的幸福,是那般的坚定,是那般的决绝!
  「哈哈哈,果真如此,我便成全你们。」创世神大笑着一挥手,好似从诸女身上揪出了几道影子,诸女顿时觉得身子一软,摇摇晃晃了半天,互相搀扶着才算站稳。
  叶天龙见此情景,调皮捣蛋的性子又出来了,他望着创世神,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说道:「创世神,您既然都答应成全我们了,何不大方一点,别收了她们的神力,要像普通人类一样活个短短几十年,那多没劲哪!」
  「好你个小子,竟然敢跟创世神讲条件,信不信我反悔啊?」创世神好似发怒了一般,训斥叶天龙道。
  不过,从话音当中,叶天龙还是判断出创世神应该是在故意跟自己开玩笑。
  试想啊,堂堂创世神,经不起这点玩笑,那还了得啊!
  「别介意呀,我错了还不行嘛!」叶天龙厚着脸皮说道。
  「你小子好自为之吧,大道之行你才刚刚迈开了一小步。至于她们,你回到帝都就会明白了,我创世神一向是成人之美的,哈哈……」
  天空中,金色的光芒瞬间消失,紧接着铺天盖地的洁白也渐渐淡去,只留下创世神这句话在天际间迴荡。
  思考了一阵前半句话并未得到答案,一回味后半句话,男人高兴得就像个孩子,一蹦老高。
  开心之余,他一个俯冲过去,左拥右抱着如花娇妻一顿挑逗,将欢乐之声洒遍了整个山峦!
  据《天龙王朝史记》载,法斯特历五四一年二月末,法斯特大军顺利拿下亚素和武安。
  法斯特历五四一年三月中旬,鑒于大陆形势发展,鲁甸国王旦率鲁甸国民仿云阳、东倭例,正式归附法斯特帝国,尊天龙陛下讳。
  法斯特历五四一年四月,偏安大陆西部的英西帝国,挡不住历史潮流,归附法斯特帝国。
  截至法斯特历五四三年初,风月大陆统一为法斯特帝国,全国施行中央集权制,下辖省、州、县分治政权,自此,法斯特天龙王朝开始走向鼎盛之路!
  (全书完)
  作者:端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