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九章 敌蹤再现

时间:2018-07-09 午休的时候,照例是叶天龙练功的时间。自从和天剑老人一战之后,叶天龙对剑术的理解又更加深入了一层,从这个剑术绝顶的高手身上,他学到了不少的经验和技巧,往日里有些生涩的地方一下子豁然开朗。
  这种生死一线的搏斗和平日里自己人之间的练习有着天壤之别,刀山剑海中体会到的技巧才是真正实用的武技。
  可是今天坐在练功的房间里面,叶天龙却无法静下心来,更不用说是什么入定练气、参悟剑术了。只要他稍微一静下心来,脑海中马上会冒出各种各样的念头来。
  自从昨天晨月说那一番话后,叶天龙的脑海中就一直在为这件事翻腾不休。连早上的例行会议也是一付心不在焉的样子,幸好他的部下们早已习惯了自己主帅奇怪的作风,见到他这个样子也没有引起丝毫的在意,除了几个新加入的将领在心中暗自奇怪之外,其他的人都若无其事地汇报、讨论,準备下一步的工作。
  「真是该死!」
  坐了老半天,叶天龙还是没有一点收穫,他根本无法像往日那样的静心。他心里知道晨月的这个建议有多大的危险,但又偏偏具有令人难以抵挡的诱惑力。
  「真的会是天下第一人吗?」
  想起了晨月在早上起床之前,在他耳边的喃喃低语,叶天龙不禁苦笑了一声。到底什么是天下第一人呢?记得第一次见到晨月的时候,她也这样对他说过这个词语,而且还十分肯定地说这是远古的预言。
  既然无法静心练功,不如出去走走,放鬆一下心情。这样打定主意之后,叶天龙开门走了出去。
  因为是午休的时间,整个指挥部所在的府院里静悄悄的,除了各处的卫兵外,基本上没有看到几个人。
  不知不觉中,叶天龙走到府院后面的练武场。看到场地的中央,一个身材高大的巨汉正在不断地挥舞手中的大剑。
  「修罗?」
  叶天龙一眼就认了出来。他走到修罗的身边,看到修罗正好使完最后一招,轻巧地将大剑收了起来,开始仔细地擦拭剑身。
  「你对这把大剑可真是爱护啊!」叶天龙坐到修罗的身边。
  「是啊!」修罗没有抬头,「剑对于剑士来说,就是他最信赖的朋友,何况血狼是我在师傅的指点下亲手打造的,它已经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了。」
  「血狼?」叶天龙念了一次,「真是可怕的名字啊,让人一听就感觉到有一股杀气。」
  「再可怕也没有人心可怕啊!」修罗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望着远方,脸上掠过一丝怪异的神色。
  「你练得这么苦,到底是为什么?」叶天龙突然开口问修罗。
  从认识修罗的那一天开始,叶天龙就看到修罗只要没有事情就在那里练功,对武道的追求简直到了难以置信的地步。
  「因为我在追求武道的第一人。」
  修罗伸手擦去脸上的汗珠,认真地望着叶天龙。他身体的回复力实在惊人,和天剑老人交手时所受到的伤势到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
  「武道的第一人……」叶天龙的心中一动。
  「不错。」修罗颔首道︰「要做一个强者,就要永无止境的追求下去,不断地超越一个又一个的目标,这是师傅对我说的话。武道的尽头,就是天道的起点,我真想看看无上的天道到底是……」
  修罗下面的话,叶天龙没有再听进去了,因为他前面的话已经深深触动了叶天龙的心。
  「永无止境地追求……不断地超越……」
  叶天龙的心中不断重複着这两句话,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似乎被一下子点亮,但仔细想去,又好像抓不到什么东西。
  但有一点,他已经非常清楚,要保护自己身边所爱的人,就必须要自己把握自己的命运,做一个真正的强者。老实说,是晨月最后那柔弱的神情点起了叶天龙心中的万丈雄心。
  「退一步来说,就算是要自保,也需要做一个强者。」叶天龙的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他的心开始猛烈跳动,手心也冒出了汗水。
  「就赌它一次。」
  「有什么问题吗?」修罗看到叶天龙脸上奇怪的神情,不禁好奇地问道。
  在心中下了决定之后,叶天龙反而变得轻鬆起来,他笑着对修罗说道︰「没有什么,只是想到一件有趣的事情。」
  「哦,是什么有趣的事情?」修罗好奇地追问道。
  「那是什么?」叶天龙突然发现在远处的屋脊上升起了一个朦胧的影子。
  「什么?」修罗呆了一下,顺着叶天龙手指的方向望去,一看之下便道︰「是一个女人。」
  「女人?她想干什么?」叶天龙望着这修长的背影在屋脊上轻灵地跳跃,渐渐接近了他们所住的地方。
  「是飞贼,还是奸细?」修罗站了起来︰「从她的身法来看,功夫还真不错,可惜是个没有经验的新手,光天化日之下,居然从屋脊上走,这不是给别人一下子就发觉了吗?」
  「看来是一个笨贼。」叶天龙来了兴趣,他站起来笑道︰「如果是受过训练的奸细,根本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这时候,屋脊上的那个女人似乎是发现了叶天龙和修罗正在看她,突然就地一个伏身,消失在屋脊的下面。当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另外一处的屋脊。
  「要逃了,追!」叶天龙望了修罗一眼,修罗的眼中也是一片笑意。两个人同时点头,纵身向前飞驰。
  「反正现在没有什么事情,抓个笨贼玩玩也是挺有趣的。」叶天龙一边向前飞驰,一边对修罗说道。
  这时候,两个人也到了屋脊上,看得更加清楚了。那个女人正顺着东北方向的屋脊一路纵跃,似乎是因为逃命的关係,速度快了许多。
  「真是一个笨蛋。」修罗笑道︰「在屋脊上逃跑,虽然快了一点,但目标太明显了,怎么不会想到跳下去,走小巷子呢?」
  说来真巧,修罗刚说完这话,就见那个女人纵身跳下了屋脊,消失在弯弯曲曲的小巷之中了。
  「不好。」叶天龙和修罗同时大叫起来,没有想到这个笨女贼会突然开窍了。想到自己两个居然会让一个女人从眼前溜掉,他们两人都感到非常没面子。
  正想要放手回去的时候,叶天龙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个警兆,似乎是有什么人正在悄悄地接近自己。
  他想也不想,脱口叫道︰「小心,有埋伏!」
  与此同时,修罗也向他发出了警告。就在这个时候,四道人影从屋脊的下方猛然间冒了出来,捷逾电闪,从两边向他们扑了过来,手中那寒光闪闪的宝剑吐出无穷的杀机。就算是再笨的人,也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扑出的人身法相当怪异,两个高高跃起,超过了叶天龙和修罗的头顶,剩下的两个却是先向前仆伏,再斜向冲出。
  每一边都是两个人,正好是两个对付一个,他们一上一下,速度奇快绝伦,而且悄然无声,仅两把剑发出利刃破风的飒飒轻啸声。很显然的,他们都受过严格的专门训练。
  应该说,这四个偷袭的剑手实力相当不俗,只可惜他们找错了目标,一个是有着佣兵之王称号的修罗,一个是在武技上屡获突破的叶天龙,这两个人都已经跻身于大陆顶级高手的行列。
  他们快,但叶天龙更快,虽然还没有看到敌人的出手,但他的神意已经完全将敌人的行动看在心中。
  一声怒吼,叶天龙的身子一滑、一扭,便抢入了重重的剑影之中,他要和敌人做正面的搏杀。
  上下两把利剑将叶天龙的身影完全笼罩在里面,似乎要将他分成数段,但叶天龙的手却偏偏从密集剑影中的缝隙伸了进去。交手的时间非常短暂,动作快得让人都看不清。
  三道人影仅仅纠缠了剎那,几乎在一接触之后,重重如山的剑影便在半空中消失。
  两声脆响,两个偷袭的剑手倒飞出去,重重的落在屋脊上,将屋脊压垮了一大片,落地时已经变成两具无法动弹的尸体,脖子被叶天龙的手掌劈断,一击致命,乾净利落。
  而这时候,身边的修罗也解决掉他的两个对手。当剑手出现时,他是站在那里连动也没有动一下,仅仅是大喝一声,「怒雷鸣」一发,便将两个剑手的心神和气血震乱,他们的身形不由得在空中一滞,出剑的準头和力度自然也就随之一乱。
  这一瞬间,严密的剑网便出现了细微的破绽,看準了空档,修罗的手刀一立,两记「血狼破空斩」风雷俱发,当下便将两个剑手击毙。
  下面开始热闹起来了,打斗和屋脊坍塌的声响自然惊动了好奇的人们。人声鼎沸中,叶天龙突然看到在左前方不远处,第六幢民宅的屋脊上,冒出了那个女人的身影,她原来还躲在那个地方观察。
  看到这个女人又重新跃下屋脊,叶天龙不由得心中一怒,他仰天发出一声长啸,通知自己的部下赶来,同时和修罗一点头,两个人心意相通,都想知道这一次的刺杀行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而抓到那个逃跑的女人就是其中的关键。
  「我从这边追。」说着,修罗便纵身跃下屋脊,沿着街道往前飞驰,叶天龙则直接朝看到那个女人的民宅屋脊飞驰。
  刚到第三幢民宅的屋脊,叶天龙就看到那个女人正转入不远处的一条小巷,那种轻灵的移动,看起来十分优美,但速度却是令人吃惊的快,比起叶天龙刚刚发现她的时候,好像提高了一个级数不止。
  「难道是故意引诱我们的吗?」叶天龙的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但他出于对自己的信心,还是不等自己的手下赶来,就提气向前急追。
  刚刚拉近了一段距离,那个女人向侧前方一跃,身影便消失了。随即,她又在前面的小巷中现出身影来。把叶天龙气得牙痒痒的,恨不得马上就抓到她。
  就这样,女人的身影在叶天龙的前面不远处若隐若现,出没于各条小巷之间,有时甚至还故意跃上屋脊,在上面飞驰。她似乎是对道路非常熟悉,跑起来十分的镇定自如。
  在追赶的过程中,起先叶天龙还不时发出啸声,引导修罗和闻讯赶来的天龙军团将士往这边追过来。但到了后来,那个女人的飞驰速度越来越快,叶天龙追出真火来,便提起全部的真力,一心一意追下去了。
  这一追,一直追到了北城门,她毫不犹豫地跃上城门楼,外面便是北关。当叶天龙随后跃进城门楼时,不禁大吃一惊,整个城门楼居然空蕩蕩无人看守,而外面也是空蕩蕩的,北关宽阔的大道上没有丝毫的人影。
  「奇怪,怎么没有一个人?」
  叶天龙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很快他便发现了问题的答案,所有看守城门楼的士兵全部被杀死了,一剑毙命,连一点血都没有看到,手法乾净利落,是一种奇妙的剑术。
  所有的尸体全部被堆放在城门楼角落的一个房间里面,死者的脸上神情十分平静,显然是在极短的时间内被杀死的,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
  现在叶天龙对这个逃跑的神秘女人是志在必得了。他仔细察看周围,内侧的城墙一目了然,外面的雉堞也一览无遗,那个女人不可能跳下去的,城墙外面的一大段道路上没有丝毫的遮掩物,她也不可能在一瞬间飞出五十丈的距离。
  「不可能的,她应该还在这里。」叶天龙在心中暗暗对自己说道。
  他拔出神器烈火,定下心神,运足目力向四周察看。突然看到墙边柱角有什么东西一晃,但他再定神察看,又鬼影俱无,一无所见。
  「难道说是我的眼睛花了吗?」
  叶天龙不信这个邪,他乾脆闭上了眼睛,这一次他的心神和手中的神器烈火完全结合在一起,烈火剑所感觉到的东西,就是叶天龙看到的东西。
  就在叶天龙的右侧方,柱子的角上鼓出了一个人,是那个被他一直追到这里来的神秘女人。而在方砖楼面上,还有一个物体在潜伏着。
  这时候,那个潜伏在方砖楼面里的物体似乎是发觉到叶天龙在看着自己,便扭动了几下,慢慢升了起来。
  如果这个时候有别的人在场,一定会以洛u灾v的眼睛出了问题,或者认洛u灾v是遇到鬼了,一个身材玲珑的女人居然从地底下升上来,而且她的脸上还蒙着一块颜色怪异,色彩斑斓的蒙面巾。
  但叶天龙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幻影变形术」,是一种奇妙的偏门魔法,很少有人会练成这种非常危险的魔法,如果在修炼过程中有丝毫的偏差,结果就是重伤乃至丢掉性命。
  「奶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埋伏在这里?这里的士兵都是奶杀的吗?」叶天龙一边向前慢慢移动,一边用森冷的语气一口气问了她三个问题。
  这个女人不发一言,只是冷冷地望着叶天龙,眼中闪动着奇异的神光,有着一丝的困惑,但更多的是杀机,森寒的杀气从她的身上犹如潮水一般向叶天龙涌过来,似乎要将他活活淹没。
  如果修为不够的人,面对这样可怕的杀气,根本就无法做出行动了。即使是叶天龙的修为日进,也觉得暗暗心悸。
  一步,两步,叶天龙渐渐接近了那个藏着神秘女人的柱子。虽然这个女人把自己的一切气机隐藏得很好,但在神器烈火的引导下,叶天龙却是看得一清二楚。
  终于,叶天龙走到了这个神秘女人可以出手的地方。神器烈火上蓦然升起了一道炽热的红光,将略显昏暗的城门楼照得明亮无比。女人的身形刚刚现出,叶天龙就一个大转身,将神器烈火斜斜击出,準确无误地指向女人的咽喉。
  没有想到叶天龙早已发现自己的蹤迹,这个神秘的女人一下子被逼到生死存亡的关头。面对神速攻到的烈火剑,她手中的剑还在身侧,根本来不及出手了。
  一声娇叱,这个神秘的女人往后用力倒了下去,而这个时候,神器烈火距离她的咽喉只有一丝的距离,她的肌肤甚至可以感受到神器烈火上那可怕的炎流。
  身后的柱子在接触的瞬间便四散破碎,沙尘顿时瀰漫于整个城门楼之中。叶天龙的剑就在女人的咽喉前,但那一丝的距离他却再也无法拉近,女人倒下的速度和他的剑逼近的速度一样。
  但是在神器烈火的强大炎流下,这个神秘女人的蒙面巾被沖得飞起破裂,在漫天的沙尘中,叶天龙看清楚了这个女人的真正面容。
  剎那间,他心中的仇恨一下子完全点燃了,怒火冲到了他的顶门。
  「华柔!」
  这一张被叶天龙深深刻在心头的脸,终于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支持叶天龙不断刻苦修练下去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华柔,因为叶天龙发誓要亲手将华柔杀死。
  而他在青峰山上见过华柔的剑术,知道自己如果没有一个明显的进步,是无法杀死华柔的。
  明明知道自己再前进一点,就可以将这个女人杀死,但叶天龙就是做不到。这一点,也让叶天龙明白到,此刻他的武技修为和华柔比起来没有多少优势,他已经佔有很大的先机,可是在这种出其不意下,还是无法杀死她。
  凌厉的剑气骤然爆发在空中,狂乱的剑影在叶天龙的身边涌起,是站在一旁的那个女人出手了。
  她这一出手,叶天龙便感到心中一寒,这个女人比他想像的还要厉害。这种感觉让他想起了青峰山的那个神秘面具女人,这种神鬼莫测、诡异飘忽的阴寒剑术给他的感觉实在太深刻了。
  剑在女人的手中变成一道目力难及的闪电,猛然激射、闪动、流转、破空……
  叶天龙只有放弃杀死华柔的念头,回身出剑接下了女人的攻击。现在他已经可以确定,这个女人就是青峰山上那个脸上戴着奇怪面具的女人,也只有她,才具有比华柔更强的武技修为。
  神器烈火在变幻不定的闪电中疯狂的舞动,发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龙吟声,似乎是它也感受到了叶天龙心中的愤怒,发挥出比往日更加强大的力量来。
  飞舞的沙尘静止了,各种爆发的光芒也陡然静止,城门楼中,似乎仍萦迴着隐隐的剑啸龙吟。
  叶天龙和对手换了一个方位,他的剑斜沉,而对手的剑却是傲然指向他的中宫。此刻华柔也从地上弹起来,站在叶天龙的斜对面,脸上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丝汗水,显然方纔那生死一线之际的躲避,消耗了她不少的真力。
  叶天龙的进步也出乎她的意料,现在叶天龙的武技修为已经完全可以和她一较长短了。
  三个人就这样相距丈余面面相对,刚才那疯狂的搏击似乎不曾发生,那生死间不容髮的凶险也不存在了,似乎那是很遥远的时候所发生的事。整个城门楼上,只有三个人的悠长呼吸声,三个人都在回气。
  但实际上,华柔她们是吃不準叶天龙的武技修为,还在心中重新做出判断,盘算如何发动攻势。而叶天龙却是自己心知自己的事,他的左背部位,有一道裂痕,深及里衣,是被对手划破的。这一剑,真的是凶险无比。
  「为什么她的剑术中有这么熟悉的感觉呢?」剑中的气息让叶天龙不禁想起了玉珠的暗黑之气︰「难道说,她和玉珠有什么关係吗?」
  叶天龙心中暗暗大叫侥倖,知道自己曾经在电光石火似的瞬间,与死神打过一次交道,那一剑划过时,他可以十分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护体真力在外力强压下被击破的震撼,还有剑尖以可怕的高速掠过肌肤时产生的瞬间灼热和直透骨髓的寒气。
  生与死的分别,就在那么一剎那之间,也许当时并没有感到什么,事后才会让人觉得危险万分,心寒胆裂,浑身冒冷汗。
  「好剑法,几乎一剑定生死。」
  叶天龙长呼了一口气,冷冷地望着眼前的两个女人。经历了生死关头,面对着刻骨铭心的仇敌,叶天龙的心中完全没有了任何的杂念,生死荣辱、恐惧悲欢,在这一刻全部离开了他的心田,唯一的念头就是他手中已经和他连成一体的神器烈火。
  「你只有一招的机会了。」华柔笑靥如花,可从美丽的小嘴里吐出来的话却是让人不寒而慄︰「下一招,就让你死无全尸。」
  「是吗?那奶就试试看吧!」叶天龙的语音坚强、有力、沉稳、凌厉,表现出强烈的信心和意志︰「看我们中间到底是谁会倒下去?」
  又是一声娇叱,两个女人同时发动攻势。风雷再发、电光激射,死神再次降临到叶天龙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