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用身体换到作弊答案

时间:2018-07-07 期中考快要考完了,大部份的人都只剩下最后的一两科。 上午三四堂,钰慧她们班考民法,文强坐在教室后排,轻鬆的填着答案。这一科他準备得很充份,等民法考完,下午的普通心理学只算是营养学分,然后这一个礼拜的考试就全部OK了,他边写边盘算着晚上要约小珠去看电影,心里愉快极了。
一直愉快到他看见Cindy 的大腿。
Cindy 坐在他旁边一排,文强发现她正悄悄的将短褶裙拉高,裙角滑过她溜溜的大腿,Cindy人高腿长,线条明朗,文强已经可以瞧见她大半条美腿了,可是Cindy 还在往上拉,文强不免心头乱跳,视线完全被她所吸引,最后Cindy几乎将整条裙子都捞起来了,原来她在大腿的根处写着密密麻麻的小字,文强当然看不清楚她腿上的小字,却将她两条浑圆洁致的腿子和浅枣红色的内裤看得明明白白的。
Cindy 边探边抄,文强则是边写边看,他当然不是没见过Cindy 的大腿,Cindy穿泳装时露得比这还多得多,他是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形下看见她健美窈窕的下半身,免不了会产生男人的正常反应。
忽然Cindy一转头,瞧见了文强在看她,她先是瞪了他一眼,将裙子放回去,然后瞥见文强的答案写得很顺利,便做着手势要文强给她看,文强瞄了远远的监考老师一眼,摇摇头,Cindy 顽皮的用手指捏起裙脚,倚身撩高,用媚眼丢他,文强便困难的吞了吞口水,Cindy乘机伸手将他的答案卷夺走,文强不敢出动作阻止,却吓得心头直跳,害怕着万一监考老师走过来怎么办.
Cindy也不白看他的试卷,她将裙子撩到大腿顶端放着,文强自然又可以看见她光溜溜的腿子和内裤,他真是哭笑不得,幸好监考老师一直没走到他这一边来,Cindy等抄得满意了,又找个机会丢还给他,还故意将裙子完全掀起,让他看得更多,再稳当的放回抚妥,抛给他一个飞吻,正好响起下课钟,同学纷纷起身交卷,Cindy 也夹在混乱中走了。
文强的答案卷还有几题没写,被Cindy 这样一搅局,成绩想必大受影响,心情自然十分不爽,简直懊恼极了。他走出教室时刚好碰见钰慧,便同她一起去吃午饭,直到用完了餐,才觉得心情比较舒坦一些。
文强问钰慧下午要做什么,钰慧说约了阿宾要去图书馆,文强见没了搞头,只得自己一个回租赁的房间去。
他刚爬上三楼,正好遇见Cindy 从楼上下来,Cindy 奔过来说:哈!正好,我正要找你!
文强还在为考卷没写完的事情生气,Cindy 世故得很,见他脸色不佳,就攀着他的臂膀呵他痒,一脸无辜的说:干嘛臭着脸…干嘛臭着脸…
文强也拿她没办法,取出钥匙开了房间的门,同时问:找我什么事?
跟你借普通心理学的笔记,你念完了吧!?Cindy 说,也跟着文强走进他的房间.
念完是念完了,可是…我还想複习一下。文强说.
啊!这样好了,你先借我…,不如我就在你这里读,不懂可以问你,那考试前就一定还你,好不好?
Cindy 提议说.
文强也不说话,从书桌上找出笔记本来,递给Cindy ,然后拿了脸盆,就开门出去了。Cindy 知道文强还是不高兴,心中不免有点忐忑,不一会儿文强打了一盆水回来,关上房门,脱去外衣,默默的拧了毛巾在擦汗,今天是有点热了。
文强擦完了前身,正想连内衣也脱掉来擦背,忽然想起Cindy 还在房里,心里于是又多了一层埋怨,悻悻地放下毛巾,却被一只手接过去了,原来是Cindy ,她将毛巾在水里揉了揉,拧起来站到文强背后,捋起他的内衣,替他擦着背。
Cindy 姐…文强反而不好意思起来了。
Cindy 细细地替他擦拭,又做手势要他把内衣乾脆脱掉,他也乖乖的脱了,Cindy 再帮他擦拭前胸,她的手掌包在毛巾中抚过文强的肌肉,文强当然会有一点儿奇怪的感觉,他又喃喃的说:Cindy 姐…
Cindy 擦好了,放下毛巾,仰头看他说:还生气吗?
文强摇摇头,哪里还有气可以生得出来?Cindy 笑着在他胸膛上轻打了一下,说:乖!
Cindy 又拧了拧毛巾,问说:我可以用你的毛巾吗?
文强说可以,结果Cindy 坐到椅子上,拉起裙子,去擦拭大腿上的字迹. 文强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是心里说:那是我在擦脸的毛巾…
Cindy 转头看见他瞪着自己的大腿瞧,便说:早上没看够啊!
文强再摇着头,也不晓得是表示看够了还是没看够,Cindy 顽性又起,她将文强拉过来,递出毛巾说:来,帮我擦。
文强还以为听错了,Cindy 又说:帮我一下嘛,我这样不好擦。
文强就傻傻地蹲下来,Cindy 轻轻张开大腿,文强一看见她两条丰腴的大腿,夹着肥沃的三角洲,虽然还有三角裤遮着,却更加的诱人,Cindy 看他发傻的样子,便小声说:别顾着看,替我擦嘛…
文强拿起毛巾,先在她的右腿上颤颤地擦着,他很谨慎,避免去触犯到她的肌肤,只是用毛巾将她腿上的字迹一字字抹除掉,他越抹越往内侧,越抹越往腿根,他是那么的细心,那么的轻柔,Cindy不知不觉变成在享受了,那是身体受到亲腻呵护的满足感。
文强手持着毛巾,一吋吋接近到她私密的地方,难免犹豫起来,Cindy知道他不好意思,就收踞起右脚,箕架在椅子上,这一来固然方便了他擦拭,却更将Cindy 妙处的膨胀模样完全显露无遗.
因为文强的手一直不停地发抖,那毛巾就不只是擦在大腿上了,有时候便会划过三角裤的边缘,在布料上留下潮湿的痕迹,虽然那浅枣红色的质材是不透明的,却还是会使得布料贴黏在身体上,浮现出神秘丘陵的真实地貌,文强无法不把眼光注视在那肥凸的肉馒头上,尤其是她裤缘的鬆紧带更将那儿绷成胀卜卜的,仿若要诱人犯罪的样子,因而他的手就抖得更厉害了。
文强很辛苦的将Cindy 的右腿擦乾净了,Cindy 又将左腿也屈起,这下子她的私处就以完整的贲隆形状让文强更大饱眼福了。Cindy 的两肘靠在两膝上,手上端着笔记本读起来,让文强自己在下面看个够。
文强面对着Cindy 细嫩的大腿,饱满的阴阜,心头是碰碰乱跳,鼻子还闻到浅浅淡淡的女性媚惑的香味,这…这令人头痛的Cindy 居然也能这样的令人心动,他裤档中的鸡巴早已硬的发痛。
他费了好大的劲,终于替Cindy 抹乾净了,他抬头望向Cindy ,原来Cindy拿着笔记本只是在伪装,她也是闭上眼睛在享受着。
擦好了…Cindy 姐…他说.
啊…真乖,谢谢你。Cindy 恍然大悟说,同时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
文强站起来,换上拖鞋,赤膊着上身端着水盆开门出去,将水倒在公用洗手台,顺便洗了脚,然后回到房间来。他关上门,看Cindy 在书桌前读得专心,就爬上床去,既然他已经準备好了这一科,就打算先瞇睡一下子。
他刚闭上眼睛,就听见窸窣的声音,他睁眼一看,发现Cindy 没坐在椅子上,反而窝在他的床角念着笔记本。
Cindy 姐,你可不可以到椅子上坐?我想睡一会儿。他商量着说.
你睡便睡,理我做什么?Cindy 说.
文强也无可奈何,就尽量别去碰到她。Cindy 坐是坐着,却儘是变换着姿势,一下子抱膝,一下子盘坐,惹得文强忍不住都会去偷瞧她裙底的奥妙,以致于他也不停的跟着变换姿势,无时得定。
怎么?Cindy 嘻嘻地笑起:睡不着?
文强尴尬的陪着笑,Cindy突然丢下笔记本爬过来,俯跪在文强的面前,盯着文强只笑不说话,文强被她看得难为情,正想讲几句场面话来解围,Cindy突然趴在文强的胸膛上,用手指在他的胸前乱画一通,让文强心痒难忍,伸手打算将她抱住,Cindy却又爬回去了,这次是端正的坐在床上,但是她搬起文强的双腿让腿弯放在自己的大腿上,重新拾起笔记本,一边读着,一边用手在文强的大腿上捏着。
这回轮到文强对Cindy 的温柔感到意外了,Cindy 的小手灵巧地在他的腿上捶着按着,服侍他每一处肌肉,文强觉得十分舒服,可是当她摸到他的大腿上来的时候,舒服就变成一种酸溜溜的感觉,害文强的全身都绷直起来。
Cindy 的手逐渐滑向他大腿内侧的敏感区域,他不安的望着她,结果Cindy也正在看他,俩人同时脸上都没有表情,只用眼光探索着对方的真正心意。
Cindy忘了她的手还在继续往上,没多久就接触到文强怒蛙般的生理反应,她唉哟一声,却不缩回手,反倒是用手指去揣度着文强的大小形状,文强就更坚硬了,一时之间,他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就还是傻傻地看着Cindy ,Cindy又爬过来了,手掌仍然抚摸着他的勃起处,贴脸到他耳边,问说:舒服吗?
他怎能不舒服?文强点点头,Cindy 便在他的脸颊上吻着,然后逐渐吻到他的嘴上来,他迫不及待地也将Cindy的嘴儿吸住,俩人同时伸出舌头,交缠在一起。他们都发现了对方的舌头是那么的丰润灵动,他们不时的用舌尖相抵,舌缘相磨,舌板相压,最后互相交替的吸到自己的嘴里,恨不得直接吞下肚去。
接吻的同时,文强的手也抱住了Cindy ,右手还摸在她屁股上捏来捏去,Cindy摇动着臀部又迎又拒,手上也不闲着,解开了文强的裤带,伸进他的内裤之中,握着了他的鸡巴,温柔的勒动了一下。
长长的吻终于结束了,Cindy 伏在文强的胸前,幽幽的问:还讨厌我吗?
文强喘着说:我…我没有讨厌你…
真的?Cindy 说.
文强赌着咒,说他真的没有讨厌她,Cindy 坐起身来,笑着看他,双手却将他的裤子扒下来,说:我检查看看你说的是不是真话。
文强的鸡巴朝天直立着,虽然不长,却着实硬的厉害,Cindy 用手套了几下,文强就难过的缩着小腹,马眼上也流出一两滴腺液,Cindy 又笑起来了。
看来你说的是真心话…好硬啊…!她有节奏的套着,说:这样可以吗?
当然可以,文强还怕她不玩了呢!Cindy 乖巧的侧俯在他的肚子上,右手紧握着他的肉柱子,刚好露出一粒油亮亮的龟头,她先用力的抓紧几下,然后缓缓地套动,文强的鸡巴就变得比刚才更强硬了。
Cindy 在玩弄他的时候,文强的手也失去了规矩,他摸进她的褶裙里面,沿着三角裤的边缘游走。Cindy软而有弹性的臀肉让他满足了手欲,特别是Cindy健美的体态,臀部小巧而浑圆,十分有型,他左右摸揉个不停,让Cindy轻轻的嗯着,想来也是相当的舒服。
Cindy右手握着文强那并不长的阳具上下套动,左手本来贴撑在文强身上,现在也弯过来帮忙,她用食指把文强马眼上的液体涂散开来,文强的肉桿子被套得正美,龟头又受到她指头的挑逗,酸软无限,他禁不住哦…的发出声音,Cindy 听到了,回头对他笑得好迷人,他突然发现,Cindy明眸皓齿,散发着健康的气息,确实也是个美女,以往对她偏见霎时一扫而空。
文强的手指也隔着三角裤,略带不安的摸到Cindy 潮湿的小丘,他在那上面亲切的问候着,不断地东捻西扣,弄得Cindy屁股一直蠕蠕的骚动,自然那条三角裤就更湿了。文强摸够了外面,食指中指一撑,便穿进裤底,直接按在Cindy的阴户上,Cindy两眼紧闭,浊浊的吐出一口长气,跟着又打了个冷颤,文强知她受用,便顺着她的蜜缝,上下来回地滑动磨擦,Cindy呀…呀…的轻歎着,手上并不懈怠,更帮文强套得飞快。
文强干脆将Cindy 的小内裤拉到大腿上,然后轻轻的侵入她的阴唇,Cindy颤抖得更多,文强找到Cindy的小肉芽,用中指在上面绕着画圆,Cindy 便哀哀的呻吟起来,文强使坏,故意用两指去捏去捻,Cindy更是喔…喔…的浪叫不停,然后他收回中指,拨开阴唇,慢慢的往穴儿里钻,Cindy这下连气都不敢喘,眉头紧皱,等候他穿透进去,终于文强直插到底了,全根中指被Cindy又滑又热的膣肉所闷包着,Cindy满足的呼出气来,文强却开始动作了。
文强的中指利用Cindy 黏腻的骚水,缓缓地向外面退出,造成Cindy 生理上的空虚,然后忽然重重压入,让Cindy马上就得到充实的满足,这么一来一往,使Cindy 快乐的配合晃起屁股,而且文强中指压入的同时,食指的根截还要命的磨过Cindy的阴蒂,因此Cindy 更忍不住依着文强的节拍而短促的惊叫不已,同时一淬一淬的喷着浪水。
Cindy虽然舒服透了,却没忘记替文强的服务。她不再用整只手掌去握他的鸡巴,改为食指中指和拇指合力将它拿住,这一来文强所受到的压迫力比刚才还强,血液有进没出,龟头胀得更大更亮。Cindy 凑嘴过去,伸出舌头在马眼上挑来挑去,文强被她逼上高峰,阴囊疾疾收缩,肉桿子连抖,马眼一张,射精了。
浓浓的阳精直喷而出,看那白线飞处,将Cindy 从额头、鼻樑、鼻尖到嘴唇,连出一条精流,Cindy 索性放开他,小嘴儿一张,将他连根含进,用力的吸吮着,文强痛快到了极点,停下了手指的动作,闭着眼睛享受着。
Cindy 含着他,将他吃乾净,才回头取笑他说:小弟弟…没有用哦…
文强一听,马上回复手上的抽动,Cindy 本来微笑着的表情登时凝结,苦苦的锁上秀眉,银牙轻咬,嗯
出声来。文强一边用手继续插她,一边爬起身来,让Cindy 跪伏在床上,自己蹲到她屁股后面去,Cindy 知道他要作什么,却说不出话来,任由文强摆布。
文强虽然撑不久,倒是回复得很快,当他将龟头抵上Cindy 的阴唇时,连Cind都讶异起来,说:你…没有软…
文强也不回答她,将腰一耸,屁股一压,鸡巴就全根尽没,Cindy 啊的叫起来,文强恨恨的问:有没有用…有没有用…?
文强自知家伙不长,所以採用背后的姿势可以插得深一点,果然Cindy 已经浪哼起来,淫淫的叫着说:
啊…啊…好文强…啊…你有用。啊…有用…哎…你好硬啊…啊…好有力…啊。啊…
文强用劲的向前顶她,Cindy整个人都摇动起来,一会儿低头一会儿仰脸,表情变化不定,屁股拚命的翘高,腰桿压低,好让文强插得更深一些,姿势说有多淫蕩就有多淫蕩。文强觉得她的穴儿还连连在收缩,夹的他又爽又畅快,他就更加卖力地来回抽送,Cindy 这时抓来文强的枕头,抱在胸前,断续的哼着:
哦…好文强…啊…真好…啊…姐姐好美啊…啊…对…对…文强真会干…啊…对…插那里. 。啊…啊…真好啊…
Cindy经历过阿宾的鸡巴,而她男朋友的老二更是超大Size,所以原不将文强当一回事,没想到文强精力旺盛,而且抽送时因为鸡巴短,更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将她的穴儿肉磨得既痒又麻,快美连连,她将头搁放在枕头上,双手向后扶住文强的大腿,好让自己也能向后迎凑,并且叫着:
啊…文强…再用力…啊…快…再快…啊…我要完了…啊…亲亲文强…啊…姐姐要死了…啊…啊…多爱我一些…嗯…嗯…好舒服…啊…啊…会死掉…啊…啊…
文强两只手掌牢牢的抓着Cindy 的小巧屁股,往自己身上不停的压送,好将她肏得更深更底,也让自己更享受她充满弹性的胴体.
哦…哦…好文强啊…我…我真的…啊…快来了…啊…啊…好爽啊…
文强感觉她的穴儿不停的缩紧,真得快高潮了,就突然将她翻倒,抬起她一条腿架在肩上,变成四腿叉交,让她的穴儿全开,他则是大起大落的干个不停,Cindy 被她这样一搞,马上就登上巅顶了。
啊…啊…好弟弟…我来了…啊…啊…天哪…啊…啊…
Cindy 一阵一阵的抽慉着,夹得文强好不舒坦,他也觉得自己快完了。他连忙放下Cindy 的腿子,再换成正面相拥抱的正常姿势,屁股疾晃,将Cindy 搂得换不过气来。
Cindy 问:弟弟…也要射了是不是…?
文强不回答,只是吻上她的嘴,俩人拚命的相互吸吮,Cindy将双脚夹上他的腰,把他勾成难分难解,文强干得凶狠,她也黏得紧迫,俩人几乎是要腾空跃起,Cindy的指甲深深的抠着他的背,文强吃痛,心头一惊,终于全身颤动,停下了疯狂的肏插,变成一抖一抖的间歇抽送,将精水喷入Cindy 的深处。
文强软软的伏在Cindy 身上,她们满足的相拥歇息,到处亲吻着对方的脸,也细细的审视着彼此的面容,Cindy 笑着说:我们怎么变成这样了?
文强说:我也不晓得,是你诱惑我吧!?
谁诱惑你了?Cindy 噘起嘴:起来!我要唸书!
文强连忙道歉,说他是开玩笑的。
Cindy 吻了他一下,又笑着说:我真的要唸书啊!
文强只好放她起来,Cindy 坐正身子,文强躺着将腿弯放回她的大腿上,她拾起文强的笔记本,找着方才念到的地方。
好多哦…Cindy 埋怨:怎么念得完?
背一背嘛!文强说.
就是要背才讨厌…Cindy 说:喂,借一只笔给我。
文强伸手在书桌上摸了一只原子笔递给她,Cindy 接过来,文强躺了一会儿没听到她的动静,弯头一看,说:哇,你又在抄…原来Cindy 拿着笔又在大腿上写着字。
你…你不要看。Cindy 嗔道。
不行,非看不可。文强爬转过身来,低头到她腿上。
你在看哪里?Cindy 问。
嗯…?文强不敢回答。
帮我抄一点. Cindy 说.
怎么抄?文强怀疑起来,他抄的方向Cindy 届时怎么看。
不是那里!Cindy 说.
她将上衣的扭扣解开,文强才想起他们亲热了半天,却还没见到她的胸脯,Cindy 说:都是你,将我的衣服都弄皱了。
幸好Cindy 穿的是花格子衬衫,即使皱了也看不大出来,她将衬衫脱去,里头同样枣红色的半罩杯胸围,她指着乳房说:写这儿…
文强看着她的乳肉,仍然不知从何下手。Cindy 拍拍床铺说:你坐起来。
文强依她的指示坐起来,Cindy 跟着坐进他怀里让他抱着,文强恍然大悟,左手捧着她左乳的乳底,右手拿笔点在她的乳房上,问说:这样子?
对了!Cindy 咯咯笑起来:你知道课程的重点在哪里,你替我挑着抄。
文强作梦都没想到会有这样子帮女生作弊的一天,他将笔记的重点细细的填在Cindy 略带古铜色的乳球上,当然左手顺便要揩一点油,左乳写完了,便写右乳,Cindy 则忙着抄自己的大腿。
写着写着,Cindy 说:你在做怪哦…
原来文强的老二又硬挺起来,顶在Cindy 的后腰上。Cindy 警告说:不行哦…会弄糊了我身上的字。
我又没说要干什么!文强委屈的抗议着。
我当然知道你要干什么!Cindy 说.
那么. 。文强一把将她搂倒在床上:我就要做了…
不要啦…
俩人闹成一团,文强拚命想压上Cindy ,没想到Cindy 也蛮有力气的,他一时掰她不过,反而被Cindy 骑上身来。
你别动!Cindy 命令说.
文强举手作头降状,Cindy 指着他,屁股渐渐往后移,最后接触到他硬直的旗竿,Cindy 抬起屁股,用肌肉的感觉去对準,然后慢慢的往下坐,同时瞇起眼睛,小嘴微张,吐气如兰,终于将文强完全吞食。
她像青蛙一样的蹲在文强身上,接着摇动起屁股,文强想要向上迎挺都被她制止,她固执的用整个身体去套着文强的鸡巴,文强看着她脸上的美好神情,乐得轻鬆愉快,Cindy 越坐越用力,开始发出哼叫。
唔…唔…嗯…嗯…
她套了一两百下,有点支持不住,想要趴在文强身上,又想起乳房上的小抄,只好赶紧撑着双手,看看那些字安然无恙,才笑着对文强摇摇头,表示没有力气了。
这时换文强上场表现了,他弯起双腿以方便用力,下身开始一刺一刺的向上突击,同时剥开Cindy 的胸罩,第一次完整看见Cindy的双乳,Cindy 的乳房大小适中,刚好盈握,乳晕颜色不深,配上她健康的肤色差点没有分别.文强张嘴含住其中一颗奶头,然后运起鸡巴则连连抽动,Cindy 就又啊啊的叫着。
文强吃完这边又去吃那边,Cindy 的脸上带着迷惘的笑容,喘着说:啊…好舒服…
这时Cindy 手上的腕表却滴滴滴的响起,她惊呼起来:糟了,考试时间到了。
原来她的表设定好考前十分钟做提醒,她紧张起来,可是文强还在火头上,不肯让她下来,只好努力的向上猛干。大概是时间紧急的影响,着急的心情带动俩人的生理反射,没多久文强首先忍不住了,他加速的挺着,然后Cindy 也跟着起了连带反应,穴儿肉猛缩,俩人同时呼唤对方的名字,同时发抖,同时高潮了。
Cindy 颓然坐在他的身上,笑骂着说:我这科要是被当了就唯你是问。
文强让她先起来,然后自己也起来,各自找回四散的衣裳穿好,Cindy 还拉开衣领,低头喃喃读着那些写在乳球上的字:心理变态的原因…意外…生理…心理…
她抬起头来,笑着问文强:喂,我们是什么原因?
文强用指节轻轻敲在她的脑袋瓜上,拉开房门,牵着她的手走去出,一边下楼,一边还听到Cindy 在读着:…嗯…突然的刺激…对了…就是这个…对不对…对不对…?
对啦!对啦!文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