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九章 三绝女将

时间:2018-07-06 「住手!」叶天龙沉喝一声,他并未直接加入到攻击问剑客和萧天成的打斗中。
  男人这话倒好似很有威力,玉珠和辛西雅自然是无条件听从他的安排,然而问剑客和萧天成也出人意料地向后一跃,同时停止了攻击。
  这些被男人看在眼里乐在心里,他们二人此举已经完全将他们心中的怯意和恐惧表露无遗。
  事实上,见到龙堂双雄中途逃了,问剑客二人不但很难有把握从叶天龙及这些美女身上取胜,甚至连能否顺利脱身,心里也没谱。听到叶天龙喊停,起码在他们看来或许有机会安全脱身,于是便很听男人话地乖乖住手了。
  「怎么样,方纔我那个建议还算数,你们要是想通了的话……」叶天龙收剑入身,问道。
  「哼,今天就算给你面子,她们就交给你处置吧!」问剑客面上有点挂不住,不过还是强撑着颜面说出了这番妥协的话。
  「既然这样,那两位前辈请吧!」叶天龙忍住笑意,做了个请他们离开的手势。
  问剑客与萧天成对望一眼,故意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阔步走出了近卫军的包围圈,不一会儿便消失在了树林里。
  「呵呵,主上,这就是所谓的高手,真滑稽!」目睹了这一切的月如此时迎上前来,娇笑一声对叶天龙说道。
  「高手二字他们还是称得上的,无论是他们的武技修为还是江湖资历,放在别处都没人敢小觑。只是今日他们遇到我们,自然是要威风扫地喽!」叶天龙脸上也露出了开怀的笑容,得意洋洋地回道。
  「主上,她们怎么办?」月如一指公孙大娘和辛蒂问道。
  「辛西雅,你们看呢?」叶天龙看了那二人一眼,然后将目光投向辛西雅和其他几名女神战士问道。
  「陛下,若能留她性命,其他的您就看着办吧!」辛西雅一副惶恐模样回道。
  「好吧,你去把她们带过来。」叶天龙点点头,随即吩咐道。
  辛西雅急忙走了过去,并且对辛蒂耳语了几句什么,这才领着她和公孙大娘来到叶天龙的面前。
  这次看到叶天龙,公孙大娘向叶天龙微微躬身施礼道:「多谢陛下今日救命之恩,小妇人不知何以为报,就向陛下磕几个头吧!」
  说罢,她便真的跪倒在地,结结实实地向叶天龙磕了几个响头。而且不知何时,她一汪秋泓当中早已是冰晶氾滥,泣不成声了。
  叶天龙知道她何以这样,假若她真的因为尤那亚的死,从被控制当中解脱出来的话,那么以她的出身和性格,定然会思考许多问题。面对曾经两度救过她的恩人,她却做出了许多伤害恩人的事情,儘管那不是在自己的意愿之下,但是终归是由她亲手实施,此刻再度面对恩人,叫她如何能够不伤怀!
  「起来吧,小娘子,那些都不是你的错。」叶天龙长长地歎了口气说道,同时示意月如将她扶起来。
  「陛下,小妇人知道自己罪孽深重,不求能够得到陛下的原谅。连番得遇恩惠,小妇人就算粉身碎骨做牛做马也无法报答陛下的恩德,就让小妇人今后做陛下的一条狗吧!」公孙大娘被月如搀扶起身,然后此刻却是一副瘫软欲倒的模样,嘴里说着感恩戴德的话,脸上早已梨花带雨,哭得一塌糊涂。
  「小娘子勿需再计较这些了,这几日你暂且跟我们一起吧!」叶天龙对公孙大娘并没有恨意,相反地他更多的是对这个女人悲惨遭遇的深深同情。
  「谢谢陛下,谢谢陛下!」公孙大娘不住地感谢叶天龙,被月如搀扶到一边还未停止。
  叶天龙将目光移向辛蒂,她并不像公孙大娘那样见面就拜,甚至连一句话都不说。不过,倒是她偶尔抬眼看叶天龙的眼神,不再像从前好似见到一个邪魔恶人那样犀利了。
  大概也是因为脱离了尤那亚的控制,从外在表现上做出的改变,当然,至于她背叛女神战士以及出入凡尘本性有没有彻底改观,这就很难说了。
  「你为什么不说话?」叶天龙看了她半天,才问了一句。
  「要杀要刮随你便,我知道我过去的所作所为,那是任何人也无法接受和抹平的。如果你是看在辛西雅的面子上刻意放我生路,那我谢谢你,不过若是借此想要我向她们认错或者重归女神战士的行列,那是白日做梦,我跟她们永远誓不两立!」辛蒂嘴角浮现出一丝冷冷的浅笑,一副康慨就义的强横架势。
  「辛西雅,你怎么看?」叶天龙本想问都不问就给她一个和星娅一样的结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此刻突然感到一丝不忍心,于是询问同为女神战士的辛西雅,看她有何办法。
  「陛下,救她牲命是念在同为神族的份上,至于其他,诚如她自己所说,我们跟她永远誓不两立,还是您来发落吧!」辛西雅瞥了辛蒂一眼,眼睛里掠过一丝彻底失望的神色,一咬牙说出了这番决定辛蒂命运的话语。
  「你跟星娅一样顽固不化,我不会留你在尘世继续作恶下去,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恶有恶报!」叶天龙神色一凛,脸上掠过一丝奇异的光色,说罢迅疾伸出双手按在辛蒂头顶,只见一道烟幕升起,辛蒂瞬时跌落在地,昏厥了过去。
  像当初对待星娅一样,叶天龙利用魔神之怒废了她的神性和武功,从今以后她便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柔弱女人。
  旋即,叶天龙扭头对月如说道:「她就交给你了,要将她调教得跟星娅一样。」
  「是,主上!」月如微微一笑,躬身应道。
  法斯特历五四O年八月九日,大湖地区一场针对亚素的战役正式展开!
  作为御驾亲征的法斯特皇帝陛下,叶天龙做出了一个空前绝后的举动。他竟然一改皇帝陛下坐镇中军,统帅三军的惯例,将三军大元帅一职交由海鹰扬负责,自己则率领了一个只有五万多人的部队,做一名急先锋。
  此举不仅令全体法斯特将士大呼意外,就连后世史学家都对天龙大帝此举感到不可思议,纷纷搜集各类史料想揭开天龙陛下此举背后的秘密。
  然而,要说到叶天龙此举背后到底有何秘密的话,其实不过是为了一个女人。战前经过严密调查,有可靠消息声称,除却日前云集在天狼关附近的亚素主力部队之外,亚素还有一支兽人部队正试图绕过天狼山,待法斯特和亚素两国大军对战之际,从法斯特军后方插入,以达成两面夹击的战略意图。而更重要的是,率领这支兽人队伍的主将,就是有着三绝女将之称的豹族首领—香苓!
  叶天龙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脑海中便立刻蹦出一个想法,那就是自己率领一支部队前去阻截香苓的兽人军队。
  一方面,他至今还记得当初在青峰山她给予柳琴儿的那一飞剑。正是因为那一击,可以说间接葬送了还在柳琴儿腹中孕育的胎儿。当时他就发过誓,一定要将她碎尸万段,当然还有最后直接造成当时柳琴儿毙命的华柔。
  另一方面,则完全是出于军事层面的考虑,海鹰扬等属下众将领对于阵地战都十分有经验,也完全可以胜任此番决战,但是像这种截击战役,他觉得还是由自己亲自实施的好,更何况还有上述第一方面的原因在内。
  九日晚间,天狼关前双方大军已经对峙在一起,只待鼓号齐鸣,双方便会展开厮杀。
  而此时的叶天龙,已经率领那支五万人的精兵和香苓率领的八万兽人军队,在天狼山一处山坳里展开激战了。
  这般遭遇是香苓没有想到的,自从和狮子王列特制定好这个计划之后,她就没有怀疑过这个计划会不成功。本来如果此番没有遇上法斯特军截击的话,赶在双方大军交战之际,她就可以得到天狼关法斯特军的后方,进而顺利实现那个战略意图。
  突遭变故,香苓显得有些焦急。如若不尽快击溃这支法斯特的阻截队伍,不光前后夹击的战略意图无法实现,可能还会直接影响到主力部队的战术发挥。倘使那样的话,天狼关一失,整个亚素腹地就都将暴露在法斯特大军锋芒之下,这样的后果是自己想都不敢想的。而夜战又非亚素大军的长项,他们甚至都无法準确判断法斯特军到底有多少人。
  不过,在法斯特军这边,叶天龙却有如千里眼、顺风耳,不仅将亚素军队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甚至还专门针对他们的主将香苓展开了精确定位。这一切自然都是得益于魔导水晶珠,如今这些先进武器几乎装备到每支法斯特军队当中。在法斯特军队里面,如今可以说是实现了全天侯的监视技术。不论是日战、夜战,法斯特军都将战场局势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
  将亚素军队的防御部署、兵力发布等等一一掌控之后,叶天龙调兵遣将,对敌人展开了突袭。而处在黑暗中的亚素军队只有在遭到法斯特军袭击之后,才会发觉从何方攻来的兵力,然而每到这个时侯已经晚了,不是法斯特军拿下他们的营盘要塞,就是已经将某部分分散兵力全部歼灭,而且只付出了极其微小的伤亡代价。
  这样的仗打得实在轻鬆,叶天龙在魔导水晶珠前面看着己方大军势如破竹攻打亚素军队,而对方却像个没头的苍蝇一般在黑夜里乱窜。对方儘管兵力优于己方,然而其势已经分明,对方惨败无疑。
  看到这样的景象,叶天龙很是快慰。待到将亚素外围兵力消灭差不多之际,男人从魔导水晶珠中望着一脸焦急的香苓,有种说不出的快感。他见时机已到,这才悠然地披上战袍,率领一队亲卫,向目的地出发了。
  叶天龙及这支亲卫轻车熟路,很快便绕开几道亚素防卫体系,直接到达这支军队的中军帅帐之外。
  面对那些守营卫兵,叶天龙这队亲卫就好似砍瓜切菜,不一会儿便将其尽数歼灭。外围军队此刻由于全部被法斯特各路军队的攻击所吸引,即使发觉中军帅帐有事,也无法抽身来援,只能拚死抵抗着外围敌军的攻击。
  清理掉帅帐周围所有兵卒之后,叶天龙悠悠然进到香苓所在的营帐。
  当叶天龙的面孔映入香苓眼帘的时侯,她是极其惊骇的。哪怕是对于方才中军帅帐被破,她都没有如此惊慌。她认为自己有能力且有信心在法斯特军手上逃脱,可是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攻克她中军营帐的竟然是叶天龙这个死对头男人!
  「怎样,豹女,是乖乖跟我走呢,还是要我亲自动手?」叶天龙绕着香苓转了两圈,极其得意地对其说道。
  「臭男人到处乱跑,就不怕别人夺了你的皇帝宝座?!」不知为什么,愤怒的香苓说了这么一句不着边际的话。不过好在事后证明,她这句话完全是下意识说出来洩愤的。
  「绑上她!」叶天龙最讨厌女人骂他臭男人了,沉喝一声道。
  几名亲卫迅疾过来,将香苓真的来了个五花大绑。被铁锁缠身,香苓也只有怒目望向叶天龙,一副死了也要咬你一口的架势。
  主帅被擒,亚素的兽人军队即刻成了一盘散沙。大部分被法斯特军俘虏,一小部分在抵抗中被歼灭,还有一小部分则顺原路逃回了亚素。
  到了天明,整个战场已经打扫完毕,这场阻截战役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拿下了。许多法斯特军的士兵背后纷纷议论,说什么叶天龙是真龙降世,所以才能够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百战百胜。
  而叶天龙押着一众亚素俘虏,开始返回大湖地区。一路之上,他对那名豹族美女是不理不睬,既不说要如何处置她,也不审问有关亚素大军的军事秘密,总之就这样晾着她。
  待到第二日回到大本营,叶天龙命属下将所有亚素俘虏交由后勤卫队处理,唯独将香苓亲自带回了行宫。
  众夫人本来欢天喜地地等待夫君归来,却发现他带回一个美艳的女人,而且还是五花大绑,这令她们惊诧不已。
  月如、玉珠和辛西雅都认识香苓,见此情形,她们心中已明白了几分。
  天狼关附近的战役也早已打响,一直往来于行宫和战场之间的传令兵得知叶天龙截击之战大胜归来,立刻前来汇报主战场的进展。因此,男人还没有时间处理香苓的问题,如此事关一个国家的战役,他不操心是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的。
  将香苓交由几位夫人看管在行宫之内以后,男人又赶赴前线,查看过去这一天战场上的具体情况。
  其实,最大规模的阵地战较量已经过去,昨日一整天双方在天狼关激战,从早上一直鏖战到夜晚掌灯时分。可以说,这一仗,双方都是拿出了最高水平在进行对抗,虽然还未分出胜负,然而经此大规模一战之后,双方各自心中有数。
  从昨天夜间开始,双方便展开了小範围的战斗,零零星星一直持续到今日,双方都明白接下来的战役已非靠大规模兵团拚杀来解决问题。或许就会因为某一方一个小地方的疏忽,而导致整个战局发生逆转,甚至迅速出现颓势。天狼关,这个历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如今又开始上演一场旷日持久的争夺之战!
  从海鹰扬处得到消息,儘管在前一场大规模战役当中并未分出胜负,但是己方战损率却远远低于对方。也就是说,虽然双方在局面上不分上下,然而亚素人为了得到同样的局面所付出的代价却比法斯特要大很多。
  听到三军主帅这番汇报,叶天龙已经完全放心下来。类似于两国之间的战争,其实最终拼的就是一个消耗,倘若己方在同样的消耗战中能够付出比对方小的代价,那么对于两国之间整场博弈来说,那不就是最大的优势吗?
  虽然如今在表面上看起来,似乎雷声很大的法斯特在征讨亚素的过程中,第一步就被卡在了亚素的门户天狼关,让人不免觉得有些出师不利。实则不然,天狼关对于亚素就如同咽喉,一旦这个地方失守,那么大片亚素的土地将处在无险可守的境地,别说是法斯特强大的军队,就是随便一个小国面对这种情况也能够轻而易举直取亚素国都。试想如此重要的一个地方,亚素能够轻易就从手中失去吗?所以,如今碰到亚素前所未有的强大抵抗是正常的,也是符合规律的。
  不过,照着目前的形势发展,法斯特全体将士一定有信心在不久的将来攻克天狼关,进而深入亚素腹地,直取其国都,推翻其政权。
  在前线查看的过程中,叶天龙特地见了范铜,向他询问有关那支新军被海鹰扬锤炼过后的情况。结果,范铜就像信奉神仙一般直夸海鹰扬,称其在短时间内果然将一支从未经历过战场氛围的新军队,锤炼成了一支随时都能拉上战场的虎狼之师!
  怀揣着从前线得到的这些情况,叶天龙安心地从前线回到大湖地区的行宫……